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88 我已经等你好几天了

88 我已经等你好几天了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微微一笑,将车后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服经理忙朝里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摆摆手:“放心,都是最新鲜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有两个男服务员过来帮忙卸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确认没问题后,开始算账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晚上折腾,帝王蚝缩水到了3914斤。

        按一斤一百八算,一共704520元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品尚鲜给了七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价格比进价贵了一倍还多,但作为高档酒店,最多也就是少赚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交易结束,张岳立刻开着车朝金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詹苏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根本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的操作她全程跟着,这次收帝王蚝一共花了28.2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看来,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仅仅一天,张岳就将其变成70万现金,净赚41.8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呵呵一笑:“商业机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不会说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在来鲁省之前,除了收购大蒜,张岳一直在找其他的商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来一趟不能白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他并没有多少头绪,直到去了趟海鲜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意外发现,那种超大个生蚝的价格会在几天后突然飙升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张岳开始收集和生蚝有关的各种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到哪里进货,销售渠道分布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才卡着时间赚上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张岳并不知道某位千金小姐订婚的事,和品尚鲜达成交易也只是凑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就算在这卖不出去,只要帝王蚝价格上涨,到其他地方卖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一次性成交,倒是节省了不少精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好奇心并不强,张岳不愿多说,她也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两人走了一段距离后,她又发现不对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好像不是去金县的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:“咱们不回金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回?难道其他地方也有大蒜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你误会了,大蒜的事不急,咱们再去买点绿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绿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日照绿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茶,自古以来都是南方的特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鲁省在1956年开启了“南茶北引”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成功的,就是日照绿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日照地处鲁省东南,沿海而立,是我国南北气候的过渡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有南方的湿润气候,又有北方四季分明的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环境原因,这里的茶树经受冬期长,生长缓慢,能够积累丰富的营养成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独特的海岸环境,孕育出的茶叶具有“香气高、滋味浓,叶片厚、耐冲泡”等特点,被誉为“海岸绿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日照也是我国唯一的“海岸绿茶”,与日国静冈、棒国宝城并称世界“三大海岸绿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张岳将车停在日照茶山山脚,只见漫山青翠、梯田纵横,如诗如画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一株茶树前,张岳看着上面的叶子,越笑越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他看的是眼睛中的价格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日照绿茶,尤其是“秋白露”之后,一芽一叶时采摘的茶,现在一斤售价480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六天后会涨到880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单从比例上讲,这种茶的涨幅并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茶业和生蚝不同,它体积小,干净卫生,运输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只需装个一千斤,又是40万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联系这片茶庄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詹苏苏见他再次开始忙活,立刻道:“茶业在未来几天不会也要涨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”张岳笑着看她一眼:“你要不要也掺和一手,赚点外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连忙摇头:“算了,我挣点钱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价格一直不动,岂不得全砸手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砸手里就砸手里呗,茶叶存放期长,三五年,甚至十年八年都不会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东西和酒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越久,价格越高,一块清代传下来的老茶转,据说能卖好几十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无奈:“我说你到底是真懂茶,还是不懂装懂?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的茶叶保质期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绿茶、黄茶、花茶的保质期为12~18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茶、乌龙茶、药茶的保质期为1~3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白茶、黑茶和普洱茶,由于加工工艺特殊,才没有保质期,可以存放几十年,甚至上百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喂,王老板吗?你好,我想买些秋白露的一芽一叶茶,你这有货没?’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说着说着就打上了电话,詹苏苏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完全是属猴子的,一会一个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开始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秋白露一芽一叶茶还在采摘周期内,所以收购相对容易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等张岳收满一车,依旧用了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一芽一叶茶一斤卖480元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太珍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一整座茶山一年的收成都没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检查了一遍,确认这些茶叶没问题,张岳才松了口气,对詹苏苏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回金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地二嫂种植联盟大门口,门卫大爷呆呆的望着公路,神色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这盼了四天,依旧没等到那辆依维柯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对方真被自己打走了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自己就彻底成了鲁地二嫂种植联盟的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不知什么原因,大蒜的价格一跌再跌。

        华裕粮食销售基地的人活跃度也空前的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私下找不少联盟成员谈,很多人已经忍不住,私自将手里的大蒜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只因对方给的价格比市场价高出两毛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卖的人越多,大蒜的价格就越低,接着又是一轮恐慌性抛售。

        鲁秀英已经快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那個前几天突然造访的年轻人,成了联盟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门大爷正神思不属,忽然,他眼角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快速揉揉眼睛,脸上全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又看到了那辆蓝色卡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看门大爷直接冲了出去,速度之快,即使博尔特来了,估计都忍不住会怀疑自己巅峰期的时候能不能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刚停好车,就看到前几天驱赶自己的看门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打开车窗,一脸警惕:“停!

        大爷,这里是公共区域,谁都可以停车,你可管不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我在这等你们老板,也要被你撵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他刚说完,就见看门大爷一张老脸瞬间笑成秋日的菊花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老板,不好意思啊!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的事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走,跟我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那屋放了瓶好酒,咱俩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脸上全是狐疑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车缓缓开过来,并在旁边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鲁源先下车,接着是鲁地二嫂鲁秀英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扭头看去,当他目光射向鲁秀英的同时,鲁秀英也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他的那辆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