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86 顺带走一拨生蚝

86 顺带走一拨生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开出去好几百米,见对方没追来,张岳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抹抹额头冷汗,他苦笑道:“这是啥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大蒜他们不想卖就不卖呗,犯得着动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抱怨两句,结果詹苏苏不知想到什么,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无奈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好不容易才止住笑:“我知道那个老人家为什么打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?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欠打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,你在枣林村卖大枣时,那些看你直播买大枣的人,后来纷纷开口表示要给你寄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你改卖枣林药酒,对你的口诛笔伐更是没停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!”张岳立刻问,“枣林药酒被人骂可以理解,但那些买大枣的人为什么会针对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枣林大枣不好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枣林大枣不好吃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张岳觉得自己特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吗?那可是你卖出去的!”詹苏苏说的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原因,詹苏苏见张岳委屈的样子就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笑道:“既然这里这么不欢迎你,接下来伱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仿佛早有计划:“很简单,捣腾海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捣腾海鲜?”詹苏苏发现自己的脑回路有点跟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趟来这不是谈大蒜收购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突然又变成捣腾海鲜了?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也不解释,而是再次开上高速,一路向东直达岚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车停在港口,张岳拿出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个中年男子骑着电瓶车过来,看到张岳的车后问:“你好,是张老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笑着开口:“你好,我是张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板点点头:“货在港口那边,要多少有多少,就是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一脸怀疑的看着自己,张岳拿出一张银行卡:“我准备了十个亿,就怕你的货不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板瞬间被噎住: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微微一笑,开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一个港口前停下,李老板登上一艘大船,对同样登上来的张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全是生蚝,规格不一样,价钱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自己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逐個看过去,这艘船被分开成六个不同的舱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舱内放满了生蚝,有大有小,旁边还贴着m、l、xl、xxl、3xl、4xl等型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了一会,忍不住道:“老板,你这怎么跟卖衣服似的?

        xxl有多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120~140g!怎么,你想要这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摇摇头:“不,我要最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大的是4xl的,一个差不多重四两,当然,价格也更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依旧摇头,他朝一个角落指了指:“那边那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板看张岳的表情更加奇怪:“那里是帝王蚝,全是一斤以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帝王蚝非常难得,价格也比其他生蚝贵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再珍贵,也得有个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斤80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张岳准备说话,李老板打断道:“这是最低价,少了不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十分豪爽:“八十就八十,这些我全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板连忙摆手:“老弟,别急!

        你别看这些蚝在船舱里没多少,但起码500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毫不在意:“一斤80,500斤也就四万块钱,很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行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喊来两个工人开始过称分装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得出这些帝王蚝一共735斤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爽快的付了钱,工人帮忙将其装到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板见张岳年纪虽轻,却异常豪爽,直说自己刚才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交代了几句生蚝的保存方法,才一脸笑容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李老板高兴,张岳更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的坐上车,沿着乡镇公路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在旁边一直默默观察张岳的举动,见状终于忍不住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干什么?”张岳说着,又拨通一个电话,“喂,秦老板吗?我快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生蚝养殖港口,这次他再次收了647斤帝王蚝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第三个,第四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天色昏黄,张岳才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终于掉头开上高速公路,詹苏苏的疑惑达到最高峰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收这么多生蚝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算了一下,张岳今天这一趟,一个买了3496斤帝王蚝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了将近小30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当然是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你没听过,这东西可是男人的加油站,女人的美容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到了地方,我亲自给你做蒜蓉生蚝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咱们来个生蚝自由,保你吃过后比那些大明星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无奈瞪了对方一眼,这家伙还是那么能胡扯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妇女拖着疲惫的身体,回到“鲁地二嫂”种植联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此女就是金县第一女企业家,鲁地二嫂鲁秀英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弟弟鲁源愤愤道:“姐,华裕粮食的人实在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的大蒜成本价一公斤都得1.8元,更不要说还有激光处理环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只给1.4元,简直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鲁秀英无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段时间压力非常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成立的鲁地二嫂种植联盟,虽然可以有效保护大蒜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缺点同样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这几年,因为联盟成员越来越多,导致大蒜种植面积越来越大,进而出现严重的供大于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其他地方的竞争者,让她越来越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再先进的管理手段,都抵不过市场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现在,鲁秀英手上就积压了海量的大蒜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她使尽浑身解数,销售依旧不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鲁源自然知道姐姐的想法,他犹豫片刻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六月份去了河豫数省考察,发现那边大蒜种植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怀疑,之所以出现现在的情况,极有可能是华裕粮食销售基地的人故意使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我说咱们直接不搭理他们,大不了把那些蒜做成腊八蒜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上要过年了,到时吃腊八蒜的人一定非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秀英无奈看了弟弟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鲁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毕竟腊八蒜再好,也取代不了主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尴尬一笑:“姐,你别生气,我就是随便一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来到大门口,鲁源对着保安室道:“四叔,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卫大爷探出头:“秀英回来了,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开门一边道:“你们回来就好了,这两天一直有不三不四的人往咱这里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用看就知道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源笑道:“那是当然,四叔您老的眼光一向是最雪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瞬间想起华裕粮食销售基地的人第一次过来,被老爷子追着打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卫大爷被吹捧,瞬间更高兴了:“必须雪亮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,今天又有人过来说想买咱们的大蒜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表示一口气要八千吨,说什么价格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把抄起铁锹,将那人从南天门杀到蓬莱东路,眼睛都不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诩说的幽默,却不知道,鲁秀英和鲁源对视一眼,瞳孔发出灼灼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今天一直在和华裕粮食销售基地谈判,所以来买大蒜的人,肯定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八千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