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76 八角当初的涨价始末

76 八角当初的涨价始末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面色不改:“这点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那篇似是而非的论文,的确很难在医学界造成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影响八角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您在粮监会工作这么多年,应该更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能力影响商品价格的,从来就不是科学成果本身,而是幕后的商业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眼睛一亮:“是吗,能不能详细说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,如果我是全国最大的八角商人,手上有大量囤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今天八角会下跌的前提下,为尽可能挽回损失,肯定会想各种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我束手无策,直到我看到这篇论文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开始动用大量资金,将各省中心城市的八角全部买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它处于短暂的缺货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我再借助互联网,砸钱买通那些拥有几百万粉丝的主播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们大肆宣扬那篇八角氨基酚素论文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媒体不比以前,所有人的关注点都从电视转移到了手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那篇论文货真价实,主播怎么说,谁都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八角和小麦大米等有价格保护的主粮不同,即使在短时间内波动较大,也不会影响民计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种种原因,只要操作得当,成功率可是相当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这下看张岳的目光真的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八角价格出现异常波动后,他就一直在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费了这么多时间,才摸到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张岳足不出户,竟也猜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里面一些细节还是有不少出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正因为这些出入,才更能证明张岳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觉得做这件事的人应该在全国哪个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云贵地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你的理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啊,八角的原产地就在云贵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半山腰上,那里才是这种调味料的核心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豫省这些年虽然种植面积不少,但更多的是当成经济作物在大棚内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农业学家培育出了在北方依旧可以高产的新品种,加上山地采摘人工成本过高,豫省根本不可能见到这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想要拥有大量货源,只能去云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叹道:“看来我果然老了,各方面都比不上你们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这次的八角涨价,的确是云贵那边发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肆意哄抬物价的,并非八角商人,而是那些炒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炒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有这么一批人,专门从事实体商品的倒买倒卖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蒜便宜了,他们就大量囤积大蒜,等把价格炒起来后再高价抛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大豆、姜、糖等一系列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点头道:“算(蒜)你狠、逗(豆)你玩、将(姜)你军、唐(糖)高宗、向前冲(葱)嘛!

        我都明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段时间跟风买买卖卖的,算不算助纣为虐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现在的仓库里,还有两车‘算(蒜)你狠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岳很快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,只要不找死的去搞小麦和大米等主粮,又或者在大灾时期哄抬物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起码在法律层面是允许的,更何况自己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的弄个一两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挣得那点钱很多时候都够不上报税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周学鼎没有半点问责张岳的意思,他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帮人把八角价格抬上去后开始大量抛售,其中在85.1元的最巅峰时卖出了12%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价格回落到50元时,又卖出24%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64%在20元的时候全部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出完货,八角的价格再次回到10元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怜那些种八角的农户,天天盼着自己手上的货能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语气有些伤感,但听在张岳耳中却大吃一惊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他们费了那么大劲把八角的价格炒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最高点才抛12%?

        这操盘的也太水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无奈看着张岳:“如果不是你在最高点抛货,让收到消息的他们误以为还有其他炒家暗中布局,为了以防万一才疯狂出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人最少能在最高点出30%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哪怕按最低20元的价格算,他们也有翻倍的利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眨巴眨巴眼睛:“这么说我还立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小功一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嘿嘿一笑,其实在他说出口后,就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无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炒家会这么做,手上囤积的八角价值,起码也是上亿级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快抖帮忙大量散播消息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快速抛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从他们在20元时,都用了将近两个月才出完货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道:“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角的价格已经彻底跌入低谷,短时间内基本不可能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来找你,主要是想和伱说一下大蒜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蒜?”张岳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大蒜今天晚上的价格就会快速拉升,最终达到5.9元/公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张岳的进价是2.4元/公斤,将近1.5倍的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闲着没事进了两车,差不多三万块钱的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全在最高点抛出去,也就不到五万块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周学鼎闲着没事,惦记着自己的这点利润?

        不应该啊!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显然想多了,周学鼎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道:“根据我的调查,那帮炒八角发财的人尝到甜头后,目前已经开始布局大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伙人的特点是资金大、速度快、时间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我所料,大蒜的价格很快就会被短暂拉高,接着砸盘吸货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多一个月,大蒜的价格将被拉到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会像八角那样夸张,但恐怕很多人到时就吃不起大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你比我聪明,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张岳忽然大叫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学鼎瞬间满脸黑线的看着他,我只是让你给我出個主意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就算了,无缘无故骂我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张岳的注意力已完全不在周学鼎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对方的话后,张岳又看了眼大蒜的商品价格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23天后,大蒜的价格竟再次从低谷开始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涨幅没有想象中那么大,却异常稳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第30天头上,已经涨到11.4元/公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增长幅度不仅没有减小,反而越拉越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