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73 人在做,天在看

73 人在做,天在看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样,并没有变成最糟糕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片刻,张岳拨打汤文山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张,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文山的语气十分兴奋,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雪莲养生丸,我按照你提的意见做了改良,发现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的新药会在三个月后正式上市,到时你就可以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两人接触的不多,但汤文山显然已经弄清楚了张岳的喜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太好了。”张岳笑道,随即话题一转,“汤教授,你有没有看沙建祥的视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视频?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将事情的原委简单说了:“抱歉,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给文瑞制药带来麻烦,那十万瓶药我计划全部退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全部退回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晏紫惠脸色第一个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清瘟益气散还没完全打开销路,国岳制药厂卖出的药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最大的一笔利润,就是汤文山的订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笔订单取消,那十万瓶药就会积压在仓库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赔付的违约金,到时张岳别说赚钱,所有投入都得赔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汤文山听张岳说完,竟竖起大拇指:“不错啊小张,我之前以为你只会见钱眼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还有如此讲义气的一面,真的非常不错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退货,告诉你,想都别想!

        像清瘟益气散这样的好东西,既然被我拿到代理权,哪有放手的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沙建祥我知道,虽然医术高超,但医德极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有个病人去医院检查,本来只是普通的肺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直接给人开了一大串化验单,结果出来后还故意篡改数据,说病人患的是肺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行医这么多年,就没见过这么损的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那個病人察觉不对,又跑到另一家医院重新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此事闹的沸沸扬扬,眼看纸包不住火,他只好以拿错病历搪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清瘟益气散我做的检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遍,所谓的激发人体潜力的酶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我直接以文瑞制药发公告,当着所有人的面澄清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药厂该怎么营业就怎么营业,我看谁敢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愣:“真的?那太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谢什么谢?真要感谢的话,也该是我谢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你,雪莲养生丸最终也不可能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件事你倒提醒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清瘟益气散的确不能胡乱销售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在开始,不管是谁,只要想买,必须实名并提供病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可以更有针对性的收集病人信息,了解这种药的具体效果,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临床试验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也能有效的防范其他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欧美那边,一旦他们破译了你的配方,以这些资本家的手段,肯定会把伱的劳动成果全部偷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千万不要把人性想象的太好,毕竟像我这种有医德、有思想、有成就、有追求的四有新人,真的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呃……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不停地刷新各个网络平台,神色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发现,邀请沙建祥故意制造舆论的效果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当汤一鸣提出自己的方案时,他可是举双手赞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对张岳来说,完全就是个死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以前有太多类似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燕窝、味精、辣条、酱油等,每一次都能引起巨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脸上全是愧疚:“老板,这的确是我的失误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白血病人虽然很有话题度,但毕竟是极少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对血癌患者来说,别说三年,能让他们和正常人一样健康活三个月,他们都会无脑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在清瘟益气散出现之前,很多人明知吃中药除了一点心理安慰,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义无反顾的买买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归根结底,还是我对这个群体了解的太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摆摆手:“行了,不用自责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单靠事件本身无法形成足够的舆论,说不得就要动点钞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准备往下说,助理忽然跑进来:“牛总,文瑞制药刚刚发布了一则声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一愣:“文瑞制药?他们发声明和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文瑞制药拿到了清瘟益气散的全国代理权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文山还亲口表示,经过他大量实验,这种药不具备任何毒副作用,大家可以放心服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文山还说……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无论是谁,只要是吃清瘟益气散出了问题,所造成的任何经济损失,他都会做出十倍赔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助理的话,牛文清一屁股坐到地上,脸色苍白如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长他人志气,而是汤文山和他的文瑞制药,在医学界的地位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文瑞制药在最近十年内,完全被人誉为医者的良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在汤文山开口的时候,自己就注定了败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张岳什么时候和汤文山攀上了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牛文清忽然看向汤一鸣:“你立刻联系沙建祥,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自己的立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点点头,他明白牛文清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诋毁清瘟益气散虽然是自己授意的,但明面上和四海仁心药业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只要沙建祥坚持,就不会对自己有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大多数男子到五十岁都会秃头不同,沙建祥今年51,头发依然茂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他最骄傲的地方,每天都要夸耀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的沙建祥却不怎么开心,刚才汤一鸣已经和他取得了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知道要坚持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四海仁心药业的名誉,还有他自己的身家信誉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看着银行卡多出来的一百万,要真事发,一切可都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座位上起身,沙建祥正在思考怎么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能太用心的缘故,一股热流忽然从鼻孔中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血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最近天比较干燥?

        沙建祥也没在意,擦干净后继续构想自己的应对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他回到家,刚进卫生间,鼻子又是一热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他一直在流血,频次不仅没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上午,他正给一个病人看病,忽然大脑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沙建祥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病房的床位上,鼻子还插着氧气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老婆和女儿正在伤心的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婆见他醒来,忙问:“老沙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?

        你患了白血病,怎么不敢和我们说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一家人,就算有困难,也该一起面对才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沙建祥瞬间就懵了:“你说什么?我……我得了血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