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69 又打了一波广告

69 又打了一波广告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发泄了一通,瞬间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病房门再次被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还以为梁本辉回来了,等看清对方身形后,才知道是个护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看到对方,田朵朵立刻蹦蹦跳跳的跑过去:

        “冬雨姐姐?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护士正是那个在视频中一闪而逝的护士长李冬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狐疑的看着面前清纯可爱的女孩,好半天才疑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朵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田朵朵无比开心道,“你真记得我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冬雨却全是惊诧:“你……你……的身体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怪她惊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李冬雨的印象中,田朵朵虽然性格开朗活泼,却始终病恹恹的,又瘦弱又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她面色红润,一双眼睛晶晶亮,甚至还胖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李冬雨好半天不敢认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,田朵朵瞬间笑起来:“冬雨姐姐,我的病已经好啦!

        是张岳给我找了个药方,那药可神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越吃精神越好,后来去医院检查,医生还以为化验单出了问题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李冬雨呆住,根本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田朵朵再次叫她,她才欣慰的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就行,好了就行啊!

        像你这样的好姑娘,本就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见她两人说个不停,等了半天才插上话:“李护士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冬雨这才想起正事,她是来查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看了看,确定卫生方面没问题后,又询问了两句黄庆友的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仔细说了,忽然一拍脑袋:“差点忘了件事,我的格列卫要吃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不能给我送过来一瓶,我下去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冬雨笑道:“没问题,不过格列卫现在涨价了,你要多准备500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呆住:“什么,涨价?这药不是有医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冬雨点点头:“正因为有医保才涨了500块,四海仁心那边的报价足足高了五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尼玛!”黄庆友气的脸色发白,他神色惶急,“那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個月的药钱,我好不容易才凑了2300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500块钱我到哪弄啊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冬雨也不知该怎么办,正为难,忽然看到旁边的田朵朵,眼睛一亮:

        “朵朵,黄先生患的病和你一样,你吃的什么药啊?能不能让他跟着吃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田朵朵开口,黄庆友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田朵朵:“你患的也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?那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和病魔斗争这么多年,黄庆友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病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现在的状态,对他来说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笑道:“看在你穷到连药都买不起的份上,我就告诉伱吧!

        我吃的清瘟益气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瘟益气散?”黄庆友呆呆道,“不会是梁本辉讹的那个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张岳终于有机会开口,“黄先生,抱歉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我骗了你,我并非梁本辉的远房亲戚,若是国岳制药厂的老板张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过来,是看了梁本辉的视频,想了解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自己做的正大光明,可挖出那么多猛料,还是黄庆友主动抖出来的,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补充:“结果证明,这一切都是四海仁心药业的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我们的清瘟益气散一经推出,就收到了非常好的反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朵朵,还有骆千羊等其他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通过连续服药,身体已经逐渐恢复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在某种程度上,严重损害了四海仁心药业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四海仁心药业的老板已不止一次针对国岳制药厂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牛文清就专程找到朵朵的父亲,想出1000万,以及四海仁心药业1%的股份购买清瘟益气散的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朵朵父亲感念张老板救了朵朵,严厉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对方一计不成,居然又想借助舆论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我相信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,一定会给四海仁心药业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此次网络医疗纠纷事件,到此也算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看看张岳,又看看晏紫惠: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道:“我还能骗你不成?对了,你稍等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拿出手机,找到国岳病友群:“这是我们药厂自己组建的,你感兴趣可以加入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自然选择进群。

        群里非常热闹,有咨询买药的,有表演吃药的,还有记录自己吃药后每天身体变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看了半天,忽然,他解开裤子皮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所有女性都吓了一跳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黄庆友从内裤兜里掏了半天,掏出一叠钱递给张岳:“老板,给我拿三个疗程的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疑惑:“你不是钱不够吗?清瘟益气散三个疗程可是三千多,比格列卫还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不屑道:“这是五千!

        我说你这人也太实在了,我说我钱不够,就真不够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谁还不会哭穷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海仁心药业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坐在办公室,正登录快抖欣赏几段视频,而且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就有梁本辉的那个,还有其他两个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这三段视频都是汤一鸣拍的,同时发到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只有梁本辉比较火,其他两个因为叙事方式问题,流量有点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牛文清并不担心,快抖的流量是可以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自己用力往里砸钱,很快就能把三个视频全部顶上热搜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就在这时,他忽然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本辉那个视频的评论区,数据突然开始爆炸性增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快抖官方觉得这个视频比较有话题度,主动放量了?

        若真这样,倒省了自己一笔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欣喜,他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牛文清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梁本辉是骗子啊,可恶,我当时竟然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海仁心药业也太黑了,明面上斗不过,就用这种下流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@楼上,你才知道四海仁心药业黑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家能便宜买到格列卫,可不是四海仁心,而是医保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以前没医保的时候,四海仁心药业是个什么嘴脸吗?

        啧啧,我都不好意思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,从现在起,本人不会再买和四海仁心有关的任何药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我说你们也太善良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像四海仁心这样的奸商,绝对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总部就在我家附近,我已准备好板砖,看晚上怎么砸他家玻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脾气很六啊!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要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你把你家地址发来,我给你快递一车板砖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很从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