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68 有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

68 有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

        中州,肿瘤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304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问田朵朵:“你确定是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点点头:“肯定是这里,我不可能记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按张岳的意思,他和晏紫惠来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田朵朵死活不乐意,没办法,张岳只好把她也捎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岳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把门打开,张岳笑问:“请问梁本辉先生在这里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2号床吧?他人不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答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,身材看起来同样十分虚弱,尤其是一双眼睛,里面充满血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向2号床,上面有病历卡,只见病人姓名处写着“梁本辉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一喜,真的找对地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除了名字相符,快抖上的那段视频也和这间病房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手上的果篮放到2号床位上,张岳笑着对刚才那人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大哥你好,来,吃香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看了此人的病历卡,知道此人叫黄庆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摆摆手:“不吃不吃,这玩意早吃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指指自己床边,只见那里放着七八个果篮,里面全是香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只要讪讪的把香蕉收回,然后和二女在房内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张岳举止奇怪,黄庆友问:“你们找梁本辉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笑: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见到对方本人前,暴露身份并不合适,张岳想了想,找了个借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是他一远房亲戚,恰好在附近做事,听说他病了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倒是有他的号,但怎么都打不通,可能停机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没事,我在这等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黄庆友摆摆手:“那你就别等了,这几天他都不会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愣:“为什么?我听说他病的很严重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摆摆手:“病个屁,此事我告诉你,你可别告诉别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是在装病,目的是想讹那個叫什么清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瘟益气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是清瘟益气散的厂家,这种事这货干了不止一次,上次就讹了一家医药公司五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吃惊道:“真的?可是不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递给黄庆友一个苹果,语气一缓:“黄哥,实不相瞒,我正是看了快抖上梁哥的视频,才主动跑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他想讹人,应该注明自己住院的具体地点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别说地址了,上面连个电话都没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厂家就算想赔偿,也找不到地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嘿嘿一笑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梁本辉讹清瘟益气散厂家,并不是想朝这家制药厂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钱他已经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出钱的是四海仁心药业。

        格列卫知道不?就是这家制药厂代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海仁心的销售经理汤一鸣,给了梁本辉十万块,让他配合着拍这么一段视频,就是为了抹黑自己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汤经理还说了,如果有需要可能还会请梁本辉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的出场费也是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啧啧,也不知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都是白血病人,那位汤经理怎么不找我,偏偏找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在旁边都听愣了:“大哥,你可不能瞎说!

        我和梁哥一起共过事,他人很好的,怎会干这种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黄庆友反而急了:“怎么叫瞎说?是昨天晚上我们两个闲着聊天,他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黄庆友蹭的从床上坐起来,推着门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速度之快,很难想象这家伙已被病情折磨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后,张岳和晏紫惠、田朵朵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问晏紫惠:“直播间还开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点点头,从纽扣上取下摄像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和梁本辉发生正面冲突,所以一进病房,直播就变成暗访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会拍到如此劲爆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此刻的直播间直接就炸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我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敲诈被曝光,直指行业内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比网络水军的‘20:30发’更劲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板凳已放好,花生瓜子拿出来,吃瓜群众表示今天的内容很精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稍等,伱们不能一看直播就信以为真啊!

        万一这是那个张岳为了澄清自己,故意找人演的一出戏呢?

        别忘了张岳的身份,刚才惠惠可是叫他小岳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本人亲自作证,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生意人就没一个好东西,尤其是张岳这种长得比较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鲁迅先生在故乡里说过:

        啊呀啊呀,真是愈有钱,便愈是心黑,愈是心黑,便愈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岳的心断然是黑的——鉴定完毕!

        惠惠,你和他分手吧,只要你和他分手,我就承认刚才看到的那幕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意+1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意+2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直播间再次歪楼,张岳顿时感觉无比牙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家伙也太闹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尉县来这的路上,这帮人就闹了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自己来中州,是带着悲壮的决绝来的,结果经常被他们搞得思绪不连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考虑要不要让晏紫惠把直播间关了,病房门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手中拿着一个u盘,嘿嘿笑道:“你不是不信我说的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肿瘤医院的监控,打开看看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将u盘连到手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黄庆友熟练拿出的u盘转接线,张岳开始猜测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播放,让张岳意外的是,肿瘤医院的监控竟然带有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为了尽可能避免医疗纠纷,特意把装备升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快进,黄庆友将视频调到正确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梁本辉坐在病床上,先玩了会手机,忽然想到什么,连忙拿出一个大包,拉开拉链,露出一沓人民币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开始一张一张的对着灯观察,竟是在看钱币的真伪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确定无事,才长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坐在隔壁的黄庆友突然问:“兄弟,你哪来这么多钱?不会是抢银行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本辉先吓了一跳,从他的反应看,应该没注意有人在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:“胡说什么呢?我可是遵纪守法的五好公民,怎么可能去抢?

        这完全是意外之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意外之财?我不信!

        你的病看起来比我还严重,谁眼睛瞎能把这么多钱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解释不清楚了?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诉说自己的经历,和黄庆友的转述大差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听完,脸上全是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道:“兄弟,俗话说见者有份,你搞这么多钱,怎么也得分我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要多,一万块就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你特么想屁吃呢?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老子为了挣这点钱冒了多大风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庆友也拉下脸来:“是吗?那我就把这事捅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呵,威胁我?你捅,随便捅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直接报警,让我进去吃牢饭!

        老子现在都这样了,还会怕这个?

        告诉你,但凡有一块钱进老子口袋后能再拿出去,老子就跟你姓!”

        视频播放结束,黄庆友对张岳道:“兄弟,你现在看清这姓梁的人的丑恶嘴脸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亏你还好心带着果篮来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我说,像这种心黑不要脸的家伙,就应该出门直接被车撞死算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黄庆友,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进来,这家伙就竹筒倒豆子般把梁本辉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是没能从中拿到好处,心里正记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