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62 牛老板的大手笔

62 牛老板的大手笔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道:“尉县有家国岳制药厂,生产了一种叫清瘟益气散的中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病人已经放弃格列卫去吃这种中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紧张无比的牛文清,闻言瞬间就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道:“我当什么事呢,不用管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吃中药,真以为那些晒干的草能救自己的命?

        等过段时间死几个人,他们就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上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代理格列卫这些年,碰到过的类似事件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总会有所谓的“老中医”,跳出来说自己如何如何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还不是全部销声匿迹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汤一鸣的脸色却没有半点好转:“牛总,这次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清瘟益气散好像真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拿出一张照片:“这个女孩叫田朵朵,五年前被诊断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是她半年前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是她现在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愣住,照片上自然是同一人,但二者的精神状态却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又道:“我知道此事后,立刻跑到尉县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前段时间去医院做了检查,得到的结果是身体各项指数全为阴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两张照片,此人叫骆千羊,他服用清瘟益气散的时间已超过十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检查后,身体情况也得到大幅度改善,粒细胞甚至已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田朵朵了,就拿骆千羊来说,自己代理的格列卫都做不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汤一鸣:“给我说说国岳制药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岳制药厂的老板叫张岳,据说是田朵朵的同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对方病情后,张岳不知从哪弄来一个方子,也就是现在的清瘟益气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吃了半个月,身体的症状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张岳便买下一個废弃的制药厂,开始生产清瘟益气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现在负责管理药厂的,是田朵朵的父母,还有张岳的另一女同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此时反而冷静下来,他看着自己的销售总监: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清瘟益气散效果真比格列卫好,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果断道:“收购,花大价钱将国岳制药厂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中全是兴奋:“只要咱们能将其拿下,凭借清瘟益气散的神奇效果,最多三年,四海仁心就能成为全国最大的医药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牛文清看他的表情仿佛在看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不解:“牛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怎么了?你觉得若我去找那个张岳,得出多少钱他才愿意把药厂卖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汤一鸣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会开制药厂,肯定知道清瘟益气散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若找对方谈条件,只有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对方坚决不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就算对方要卖,涉及的资金也是百亿,甚至千亿级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四海仁心药业根本就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汤一鸣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忽然冷冷一笑:“很简单,清瘟益气散最珍贵的是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我把配方拿到手,那个制药厂就是一堆破烂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既然让田汉夫妻帮忙管理药厂,那么这个配方可以瞒过别人,一定瞒不过他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一鸣的眼睛瞬间亮了:“老板,还是您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调查中,田汉夫妻和张岳并无特殊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只要以这对夫妻为突破口,绝对可以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岳制药厂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五点,田汉从办公桌上起身,准备下班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他以前的习惯,是要加会班的,但被张岳批评几次后,已经养生了到点就走的恶习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药厂门口出来,只见一辆宝马车停在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车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笑着走过来:“是田经理吧?我是四海仁心药业的总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皱眉:“你好,你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经理请坐,我这人做事不喜欢拐弯抹角,就直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清瘟益气散的配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点点头:“当然,朵朵的药就是我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神色一喜:“太好了,我想从你手里将这个配方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摇摇头:“牛老板,你找错人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配方是张总的,你就算想买,也应该找他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微微一笑:“但我更想从田经理你手中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站立刻起身往外走:“不好意思,我不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经理别急嘛!”牛文清连忙拉住他,“我觉得你应该先听听我的报价,然后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回过头:“那你准备出什么价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瞬间笑了,田汉的反应全在他预料之中:

        “1000万,外加四海仁心药业1%的股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伱对四海仁心了解多少,我这家公司目前的市值为76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忍不住竖起大拇指:“牛老板真是大手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76亿的1%是7600万,如果将股份卖出去,就算拿不到这么多,但5000万基本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1000万现金,这就是6000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尉县这样的小县城,足够花好几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田经理果然是痛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,隔壁就是银行,只要你把药方写出来,咱们现在就转钱,并签定股份转让合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田汉淡淡道:“等等,牛老板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可没说要卖配方,还是那句话,你想买的话直接找张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没想到对方这么果断,忍不住追了出去:“能告诉我原因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自信自己给的价格非常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脚步一顿,转身:“牛老板,你有没有一个得绝症的女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文清不太明白他的话:“我没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根本不了解,当自己最亲的人得了绝症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晚上睡觉都在做梦,而且总是梦见一个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医生告诉我,他可以恢复我女儿的健康,前提是我必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我是怎么选择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选择救你女儿?”牛文清说出这个根本不需要猜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为了朵朵,我连命都可以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你那点臭钱,算个屁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