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56 田朵朵的请求

56 田朵朵的请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张岳懊恼的一拍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段时间先忙着屯玉米,接着又搞茅台酒,竟然把田朵朵的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问:“朵朵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笑道:“想知道?自己去看一下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抬腿就往前走,晏紫惠拉住他:“你不会想步行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指指街道口:“那边有三轮,叫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摇摇头:“坐什么三轮车,我开车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转身朝路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见她走到一辆甲壳虫前,忍不住问:“你买新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辆甲壳虫通体米黄,色泽温润如玉,在阳光的照射下展露出娇弱窈窕的身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崭新光亮的表面,显然和自己的依维柯一样,是刚提不久的新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笑道:“还不是托你的福,上次贩卖大豆赚了20万,刚好够买这辆车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她的眼神瞬间无比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赚了20万,肯定小心翼翼存起来,或者做生意让钱生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哪能一口气全花光?

        这败家娘们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,20万的车坐起来就是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来到田朵朵家门口,晏紫惠按了按喇叭,很快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瞬间跑出来:“紫惠你来啦!

        咦,小岳岳,你从中州回来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看到张岳的同时,张岳也看到了田朵朵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此刻田朵朵容光焕发,脸色通红犹如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身体依旧瘦弱,但和上次见面已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身体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嘻嘻一笑,忽然一个一字马下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整个身体躺的与地面平齐,突然又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吓了一跳:“别乱动,你还需要休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双手掐腰:“休养什么,本姑娘宣布,从现在开始已经彻底康复。

        病魔在本姑娘面前,全都是纸老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对中年人也跟着出来,女人是田朵朵的妈妈关巧琴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看相貌,依稀是田朵朵的父亲田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急忙下车,从后备箱中提出两个礼盒,笑道:“叔叔阿姨,我来看看朵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立刻迎过来,脸上全是热情的微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张,来就来了,还带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走,跟我回家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则朝张岳微微一笑,看起来并不善言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岳还是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浓浓的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在田朵朵家客厅坐下,张岳先随便聊了几句家常,然后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朵朵现在什么情况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個,关巧琴立刻笑得眉眼不见:“小张,多亏了你的那个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我还对那药方有所怀疑,是朵朵的坚持,才让她试吃了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不吃不知道,仅仅过去一星期,她的气色就大为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虽然精神也还行,但每天至少要睡14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早上六点就起床了,又是蹦又是跳的,能精神一整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越说越兴奋,之前见朵朵情况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以为是吃了新药后的正常现象,过几天又会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结果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过去,别说复发,连带着各种白血病引起的小毛病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心中已大致有了数:“那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还没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看?”张岳一愣,随即恍然,“阿姨,我觉得最好还是去做个检查,确定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有两万块钱,算我借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连忙拦住他:“别,小张,你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姨不是没钱,而是你之前说过,那药要连吃三个疗程,中间不能间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便想着等药吃完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也道:“最后一个疗程还有两天时间,我准备明天就到医院预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摇摇头:“等什么两天,现在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朵朵的最新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关巧琴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立刻道:“既然小张说现在去,那就现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左右也不差这两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尉县人民医院,血液科。

        值班医生姓孙,听张岳说完来意,立刻开了一串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张岳和晏紫惠便带着田朵朵满楼栋的交费、化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腾了大半天,才将结果收集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把化验单递给孙医生,对方漫不经心的看了眼第一页,瞬间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快速翻到第二页,表情全是惊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三页,第四页,第五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越看神色越凝重,最后表情阴沉的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孙医生的表情变化,田朵朵,田汉夫妻和晏紫惠都变得无比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张岳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孙医生抬起头,一脸歉意:“对不起啊,可能是医护人员粗心大意,把结果弄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让他们再给田小姐做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没事,人无完人,难免会犯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病历上的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病例应该是上午一个患者过来做的检查,他总是疑神疑鬼,其实压根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医生,不过今天不早了,我们改天再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医院出来后,田汉夫妇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神色激动:“小张,伱的意思是朵朵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着点点头:“没错,吃了我那副中药,朵朵的病已经痊愈了,而且以后不会再复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关巧琴还是忍不住捂住嘴巴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蹲下身子,后背不停颤抖,显然在抒发多年来积攒的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连忙过去安慰,但这个五十多岁的汉子,同样双目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则抱住张岳胳膊,手指狠狠掐住其中一块肉,把张岳疼的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岳却忍着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上学时和田朵朵关系最好,两人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结合毕业后双方的频繁走动,张岳很能理解她的这种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田朵朵站在原地,心思前所未有的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她走到张岳身前,拉住他的手:“小岳岳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忙笑道:“别担心,你真的痊愈了,以后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用力点点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原地思考半天,忽然,她问:“小岳岳,你的那种药,可以治疗所有白血病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实话实说:“这个方子叫清瘟益气散,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有特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白血病虽然也有效果,但肯定没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咬咬牙:“那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用这种药去救其他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在生病的时候,认识了很多病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很多人的情况,比我还要悲惨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老骆,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