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54 再赚一大笔

54 再赚一大笔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看着张岳,神色自信,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微微一笑:“是吗?若我能猜出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摇头:“没什么不可能的,其实这件事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确定是卓启宇做的,其他完全可以推导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此人的经历,他学生时代一定活的非常艰难,甚至见惯了人性险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他来说,法律和道德几乎是没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是他,在进入全世界最好的学校学习,成为分析化学方面的顶级专家后,我的第一个想法,肯定是怎么借助学到的知识搞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诚然,我可以轻松拿到漂亮国高级实验室的offer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那个遍地洋人,满大街都说鸟语的地方,只会让我本来就孤独的心更加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搞钱的方法,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哪个行业最赚钱,就搞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我就盯上白酒这个行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利润高,而且和我的专业对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酒最有名的自然是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茅台因制作工艺流程复杂,导致它口感比其他白酒更丰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一個可以熟练使用上百种添加剂,随手表演科技与狠活的大佬来说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多花点时间分析一下,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想要将这东西变成钱,渠道和人脉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就盯上中州的茅台代理商,借助他的手弄清茅台的铺货销售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把一切掌握后,我就偷偷和那些烟酒店的店主联系,让他们帮忙销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如何说服这些店主,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一瓶真茅台进价1088元,卖1288元,一瓶赚200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的山寨酒只需进价288元,卖一瓶就赚1000元,他们肯定愿意干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我的山寨酒和真酒一模一样,哪怕最顶级的品酒师都喝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被怀疑,只要那些店主一口咬定这是真酒,谁都拿他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毫无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店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更简单,随便试探下口风,不合作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张岳笑着问柳诗函:“我分析的可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看张岳的表情仿佛在看妖怪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你不会监听我手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无奈:“拜托,你的手机都是加密的,我要有本事监听还会在这和你逗咳嗽?

        我早就上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柳诗函嫣然一笑:“厉害,你的确很聪明,不过也只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店主死咬不松口还有另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淡淡道:“另一个原因,是贩卖假酒属于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台酒因为本身价格较贵,就算一个月只卖五瓶,一年就是六七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假酒在市场上销了三四年,加在一起总额至少超过20万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刑法》第一百四十条【生产、销售伪劣产品罪】规定:

        销售者在产品中以假充真,销售金额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,

        处两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两倍以下罚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要是坐实了,不仅这几年赚的钱要吐出来,还得进去踩缝纫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店主但凡不傻,肯定不会轻易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你把卓启宇拉来和他们当面对质,只要没证据,他们都要狡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瞬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张岳的话竟然全部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现在有个问题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怕彼此牵连,卓启宇和这些店主间的交易是没有票据的,结款用的也全是现金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牵扯人数过多,想彻底查清楚,没一年半载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细节和张岳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柳诗函:“柳警官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尉县好像做的是行政工作吧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他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第一次在中州见到柳诗函时,还以为她只是和自己一样,作为知情人协助调查假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经过这两天相处,他发现对方的身份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微微一笑:“忘说了,我其实是豫省刑警大队应急中队的编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只是临时被派到尉县那边实习,现在已正式归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实习?归队?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沉默片刻,再联想自己的经历,瞬间回过味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是因为假茅台酒的案子立功了,才被调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点点头:“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道:“什么叫也可以这么理解,这分明是欠我人情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改天必须请我吃饭啊,还得是至少四个菜的大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茅台假酒的案子进展的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卓启宇有重大嫌疑后,中州警方第二天就发布了他的通缉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除了业内人士,一般民众对这东西的关注度并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很快发现另一件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州原本遍布大街小巷的烟酒店,有三分之二都处于歇业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大家开始猜测,烟酒行业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而来的,还有各种酒水价格的上涨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茅台,简直跟疯了一样,一夜间就高出50%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种势头不仅没有衰减,反而再次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 2098元,2598元,2998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五天后更是飙到3698元的天价,绝对的一茅难求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张岳终于明白,为什么茅台酒会突然暴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极度缺货!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前几天把中州市面上的茅台酒一扫而空,连运到仓库的也全拉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只是诱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原因,是确定市面上的茅台都是假酒后,柳诗函立刻协同孟雅京,把所有假酒集中收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假酒除了中州,还辐射整个豫省的各个县市,甚至邻省的大部分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整个中原大地,瞬间形成一个短暂的市场真空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的眼睛爆发出灼灼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他直接把租来的依维柯拎出来,开始散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第一站,是那些还在营业的烟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位置分散,张岳提前一天就开始规划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虽然跑的路很多,却散而不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进店兜售的过程倒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茅台现在的价格高,但高档酒和大豆、鸡蛋、猪肉这种日用品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越贵,反而越有人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把程太平搬出来,证明自己的货没问题,并在市场价的基础上做出让步,很快就销出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剩下的货,为了尽可能保证利润,张岳选择运到洛城、汴京等周边地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用了三天时间,张岳就全部散货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银行卡上的巨额数字,他笑的大半夜都没睡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