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52 线索:巨额财产来源不明

52 线索:巨额财产来源不明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问:“错的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雅京也问:“那你觉得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没直接回答,而是道:“这样,一会让我和那个卓启宇单独谈谈,说不定会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阎志章正带着卓启宇,准备离开仓储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身后一个声音道:“阎经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阎志章回过头,忙陪笑:“柳警官,有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您放心,根于茅台的假酒案,我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笑道:“阎经理别急,我只是有几个小问题想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随便问,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摇头:“不用麻烦阎经理,由你这位助理代为回答即可,他叫卓启宇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。小卓,你跟柳警官走一趟,必须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有些意外,但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在柳诗函身后,两人来到一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道:“卓先生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卓启宇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:“那你先在这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还没反应过来,柳诗函就已经离开了,并砰的一下关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,谁知左等右等,等了足足两个小时,都没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他再也忍不住起身去推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还没碰到门把手,一個年轻人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道:“你是张岳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愣,随即笑道:“卓助理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对方只是打了个照面,甚至都没做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仅是看到孟雅京时,对方喊了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谦虚:“张先生是和柳警官一起出现,英俊不羁、气质超群,我想不记得都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:“这话倒没说错,我平时照镜子时,也经常觉得自己英俊不羁、气质超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会聊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浑不在意:“卓先生请坐,听说你很快就要结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预计在腊月二十四,到时张先生一定要去喝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如果你还有机会举办的话,我一定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打了个哈哈,绕过这个话题:“你的手镯很漂亮,颜色绿的很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脸上立刻充满幸福:“这是我未婚妻送给我的定情信物,虽然不怎么值钱,却是我的最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看一眼,实不相瞒,我有个暗恋已久的女孩,想送东西给她却不知道送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千万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手镯慢慢取下,并双手捧给张岳,仿佛最心爱的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接过,仔细看了几眼,忽然撇撇嘴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颜色太不吉利了,戴在身上很容易引起误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随手一抛,绿色手镯飞出两三米远,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摔成好几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脸直接就白了,他指着张岳,浑身都在颤抖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脸无辜:“怎么了?一个手镯而已,是伱说的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卓启宇的呼吸越来越快越来越快,他拳头紧握,眼看就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突然哈哈一笑:“卓助理,这么激动干什么?我就和你开个小玩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手掌一动,一只同样翠绿的手镯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其戴到对方手上,张岳道:“你未婚妻送你的定情信物,我怎么可能毁了?

        看把你激动的,你对你那位未婚妻一定至死不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忽然面色庄严:“向你学习!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走了,孟雅京等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第一句话就问:“喂,你在搞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让他等你两个小时,结果就为了探讨几句怎么送爱人礼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问:“怎么?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行,咱们是在办案,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场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婚的场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表情忽然无比认真,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柳诗函:

        “柳警官,你知道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深深喜欢上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。春风十里,不如你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请接受我对你的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拿出一个木盒递了过去,语气深情:“送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的大脑嗡的一下就炸了:“你……我,你……别这样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正说着,却听张岳对旁边围观的警察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听到这么精彩的爱情表白,难道就不能起个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警察先是一愣,随即开始鼓掌,还有人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脸瞬间就黑了:“喂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她已经明白,张岳只是在逗她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并不解释,他挥手示意了下手上的木盒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疑惑,柳诗函接过打开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木盒内放着一个手镯,青翠欲滴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瞬间反应过来:“这是卓启宇的那个,你给他的那枚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:“我用了两个小时跑了趟玉器市场,挑了两件和这个极度相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故意摔碎,另一个把真的掉了个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怒道:“胡闹,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?犯罪!

        就凭这个,我就能直接把你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浑不在意:“如果你知道这枚手镯的真正价值,就不只是把我抓起来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还得给我判个无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指指木盒:“这枚手镯,材料是最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玉器行情,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手镯,克重只要不低于45克,一般都是千万起步的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手中这枚重88克,价值高达1830万!

        私自盗取他人价值近两千万的财物,我觉得我这辈子已经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手一抖,差点把手镯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她反应很快,死死将其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柳诗函已经顾不得张岳的调侃,她神色严肃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这个卓启宇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摊摊手:“有没有问题我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根据你的调查,此人出身平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再努力,想赚到这么多钱,没个二三十年都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将其换成一枚手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未婚妻送的这个借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那个未婚妻的家庭条件还不如他呢!

        我刚才用假手镯去换他的真手镯,其实只是个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枚假货的材料用的是啤酒瓶底座,一枚10块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特意问了几个玉石方面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表示,翡翠和绿玻璃的外形虽然相似,普通人看不出来,却绝对骗不过佩戴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不管重量、触感,还是光泽透明度,都有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启宇明知道我给他的那枚是假的,却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猜到底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