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49 干啥都忘不了老本行

49 干啥都忘不了老本行

        孟雅京和柳诗函本来还觉得张岳的行为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眼睛一瞪:“你说这9瓶酒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很大,连店外街上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店主瞬间急了:“我卖的酒怎么可能是假的?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再胡说,信不信我直接报警?

        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到一半立刻住了嘴,因为柳诗函已经掏出自己的警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我怀疑你卖的酒水有问题,请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的沉默,店主突然赔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警官,刚才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保证自己卖的绝对都是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们有疑惑,可以随便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能找出我贩卖假酒的证据,无论罚款还是拘留,本人没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人民警察为人民,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还我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柳诗函反而犹豫了,因为从店主的态度上看,好像真是被冤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柳诗函只好扭头看向张岳,想听听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竟笑道:“大哥,误会误会,我们真是来买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最近假酒比较多,才敏感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瓶1288元,五瓶一共6440元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转钱,然后将五瓶酒放入一个箱子中,用胶带封好后,喜滋滋的抱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店主想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没敢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柳诗函再也忍不住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很简单,这五瓶是真酒,那九瓶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脸色一变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她:“难道你怀疑我的鉴定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拆穿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无奈:“拆穿有什么用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一口咬定这些酒全是真货,你拿他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愣住,她当然明白张岳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茅台和假茅台实在太相似了,连沈汉文这样的酒水鉴定专家都能失手,更不要说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之前针对茅台假酒泛滥这件事,警局已经出过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些店主全都信誓旦旦的表示,他们的货全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很多人还对以乙二醇为鉴定标准的做法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    理由是酿酒过程本身就能生成乙二醇,因为工艺不同,含量也有高有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因为含量高点,就断定酒有问题吧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此案进展到一半,被卡住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孟雅京问:“那这个店主到底知不知道他的酒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也静静的看着张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它关系着假茅台的销售渠道的铺设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嘿嘿一笑:“这五瓶真茅他放在柜子里,那九瓶假的他放到角落的纸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他知不知道真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立刻拿起电话,张岳问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向总部汇报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阻止:“别急嘛,刚才的一切只是我的推测,想确定的确没问题最好多跑几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点点头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迈步朝前走去,良久却发现张岳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不禁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晃晃手上箱子:“你们警队都不配辆车吗?

        中州那么多烟酒店,一两家还没问题,一旦超过十家绝对能把人累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我的要求也不算过分,毕竟现在已经发现了线索,说不定马上就能抓住真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虽然觉得张岳有些矫情,但还是打电话呼叫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后,一辆依维柯大金杯停在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柳诗函说明情况后并表示想继续调查后,警队那边甚至特意派了个专职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她有些奇怪:“咱们就三个人,你要这么大的车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依维柯大金杯是张岳特意要求的,他神秘一笑:“此事暂时保密,不过伱放心,绝对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这次去的是家烟酒超市,规模要比刚才的烟酒店大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还是老套路,先打招呼调侃一番,再问茅台酒数量表示要直接购买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张岳提醒,这次孟雅京和柳诗函特意将目光定在店主的动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果然发现店主是从两個不同的位置拿的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少的有24瓶,多的有79瓶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照例只买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第三家,第四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依维柯大金杯上已经装了大半车茅台,三人也跑了十来家烟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张岳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柳诗函忍不住问:“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一家是特例,那么这么多家加起来足以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摇摇头:“现在才哪到哪?

        继续,前面是丹尼斯大卖场,那里的存货应该更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本想阻止,但想到张岳从早上到现在都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,想必应该还有深意,也就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整辆车把酒装满,张岳才道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精神一振:“下一步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去我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家?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指指车上的茅台酒:“废话,这些都是我自己出钱买的,当然要送我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运到警察局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所说的家自然是张秀琼租的房子,他腾出一间客房,把酒整齐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天色已是晚上,便对孟雅京二女道:“今天就这样吧,明天一早继续啊,千万别迟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女坐上返程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,柳诗函全是不解:“孟姐,你说张岳买那么多茅台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雅京摇头苦笑道:“你是专业警察都想不出来,我一个管财务的怎么可能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要是明天也这样到处买酒,咱们还跟着他?

        要我说,既然已经确定那些店主有猫腻,直接把他们传唤到警局,连唬带吓之下,肯定有人扛不住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咱们就能以点带面,把那个造假窝点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雅京忽然看向林诗涵:“你觉得张岳的侦破水平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用说,两次关键的线索都是他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没疑惑,我觉得还是尊重他的意见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我不清楚他的目的,但绝对是最正确的侦破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若贸然行动,说不定会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诗涵一拍额头:“原来如此,谢谢孟姐提醒,不然我恐怕就犯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,我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,需要你及时纠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第二天,三人继续满大街的收购茅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不知道二女私下聊天的张岳,脸上全是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他坐在车上不停的满中州跑,自然不是想破案,而是收货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台的收购价为1288元,等12天后涨到3698元,一瓶利润就是2690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天能收500瓶,这就是134.5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有专车接送,还有两名美女陪伴,尤其不用像收玉米那样又是扛包又是盘货的,简直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他忍不住感慨: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去年春晚的赞助商都和酒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小打小闹当个二手贩子都这么赚,那些酒厂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卖这玩意完全等于抢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