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44 背后的老鼠仓

44 背后的老鼠仓

        搬运工没了可以再找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有钱,有的是人愿意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件事却给了张岳新的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让父母在店里直接挂牌收购玉米,一公斤标价2.7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定有农民愿意多走几里路,把东西拉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就做,他立刻给母亲刘桂芝打电话,安排收购事宜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自己再次带人去大桥乡拉货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早上忙到天黑,50吨玉米终于拉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满身疲惫,张岳回到粮店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刘桂芝的神色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奇怪问:“妈,怎么了?没收到玉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了,差不多收了一百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吓了一跳:“这么多?那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哼道:“还不是因为刘元江,他也在收玉米,价格也是2.7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没在意:“他收就他收呗,对方开的也是粮店,收点玉米岂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刘桂芝更怒了:“屁的正常!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见我挂牌收玉米,才跟着挂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我也不想和他置气,结果中午时听人说,前几天咱家收花生,他就已经跟着收花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咱们买洋葱,他同样跟着买,还有鸡蛋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眼皮再跳了两下,瞬间意识到这是碰到老鼠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鼠仓是股市的一个专业术语,意思是操盘手在为主力资金操盘时,凭借知道的内部消息,提前偷偷通知亲朋好友建仓,并在拉升后快速卖出盈利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的做法虽然和老鼠仓有些区别,但同样令人痛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两家的矛盾已经到达冰点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张岳就笑了:“没事,他收他的玉米,咱收咱的玉米,大家只要井水不犯河水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依然不甘心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妈,你就别管了,尉县的玉米咱家根本就吃不完,谁收不是收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哼道:“想从我手里占便宜?那也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张岳果断放弃下乡收购玉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光是主动来卖的农民,已经让一家三口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晚上盘了下库存,发现连带昨天的,仓库装了将近300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更头疼的事,张岳发现自家仓库完全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部分不得不暂时堆在仓库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到了第三天,即使手上还有充足的资金,但张岳只能停止收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刘元江又收了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仓库比张家大了三倍有余,可以存放1000吨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四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十点,张家仓库突然出现两辆大货重卡,那种载重80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十来个装车工,开始从仓库往车上装玉米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则在旁边亲自指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也在指挥人装玉米,不过他这边和张岳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往外运,刘元江则在收购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此刻刘老板的心情很好,非常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张岳收购大豆狠狠赚了一笔后,刘元江就开始密切注意张家三口的动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他见张立国大肆收购花生,自己就跟着尝试收购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刚过两天,花生就涨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涨得不多,但也让他赚了两万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天赚两万,这完全就是在抢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尝到甜头的刘元江再次把目光盯到张家三口身上,然后发现他们又在收洋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必须跟进啊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时刘元江还保留着一分理智,甚至做好了亏钱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又过去几天,洋葱也涨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刘元江赚了五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又又发现张家在收鸡蛋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想了一夜,刘元江决定赌一把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亲自跑到隔壁几个县,把市面上的鸡蛋大肆收购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二十万直接进账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几乎兴奋的疯了,同时,他已确定张家连续的几次操作定然有猫腻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原因,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现在是粮监会的正式员工,标准的吃公家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一个小屁民不知道粮价变化,张岳又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粮价就归粮监会管嘛!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这個世界就是这么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全是瞎猜,但他的脑电波竟神奇的和张岳忽悠父母的理由神同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如此,那还犹豫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见这次张岳竟亲自下乡收购玉米,刘元江敢断定:

        玉米的价格一定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大涨,涨幅甚至不输于之前的大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自己要发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发大财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刘元江集齐到了他能集齐的所有的钱,甚至把房子都抵押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都是有梦想的,万一见鬼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正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中,媳妇忽然慌慌张张跑过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刘,不好了,我看到两辆重卡把张岳家的玉米全拉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一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媳妇又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色凝重的在原地走来走去,忽然,刘元江道:“你在这看着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媳妇一愣,“你去?你不是和张家有矛盾吗?张岳肯定不会和你说实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她也知道刘元江关于张岳有内幕消息的推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道:“没事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张家仓库,两辆大车已经快装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在旁边盯着,神色竟罕见的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沉思片刻,到超市买了两瓶屈臣氏柠檬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24元/瓶,据说喝了可以抗衰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付了钱后,刘元江莫名的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有没有抗衰老功能先不说,48块钱一出,他起码老了五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张老板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笑意盈盈的走过去,“来,喝饮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神色警惕的看着他,下意识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忙打了个哈哈:“愣着干什么,这可是好东西,而且是我刚从超市买的,不是存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这才小心接过来,先看看生产日期,接着拧开喝了一口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笑道:“没事就不能过来聊聊天吗,不管怎样,咱们毕竟是邻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想了想,点点头: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忽然指着旁边的大卡车:“这玉米你已经卖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对……不起,哦,抱歉,口误了,应该是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谢你的饮料,饮料很好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张岳解释:“我在中州租了个仓库,准备把这些玉米运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尉县地方太小,就算想再收些,也没地方堆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:“那你还打算继续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要收啊,现在行情这么好,收的越多,赚的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忘问了,你爸的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又东拉西扯几句,转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扭过头,表情瞬间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并不知道,在他扭头的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他,嘴角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