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42 女人啊女人

42 女人啊女人

        当张岳看到这些行字的时候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清瘟益气散对慢性粒白血病的治愈率可达到98.3%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太魔幻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这可是治愈!

        和格列卫的抑制病情不复发,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比很多人常年高血压,通常使用的方法是口服降压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降压药治标不治本,一旦停药,血压还会再次飙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治愈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治愈,田朵朵就能和健康人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张岳的适应能力极快,这可是个大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之前关于眼睛异能,枣林药酒的配方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张岳一直以为那是偶然现象,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意识到这项功能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除了枣林药酒和清瘟益气散,很可能还存在更多类似的秘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多,只要自己找出百八十种,绝对能震惊全世界,成为喜来乐那样的神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我说喜来乐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问关巧琴:“阿姨,我能看看这个配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打开抽屉,找到一个木盒,小心翼翼拿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    纸张颜色发黄,却干净整洁,显然关巧琴保护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了一遍,便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個药方只有党参、生地和紫草,与清瘟益气散相同,而且用量也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问:“朵朵吃了有效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关巧琴竟点点头:“有效果,本来朵朵的身体特别虚弱,没有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天天都要戴口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吃过药后,精气神都恢复了很多,在家也不用戴口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深吸一口气:“阿姨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笑道:“你是紫惠带过来的,我当然相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通过之前的聊天,张岳知道晏紫惠经常来看田朵朵,为了给她治病还垫付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关巧琴来说,晏紫惠就是自己一家的大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既然你相信,这药就别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一个治疗白血病的秘方,可以让朵朵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说完,晏紫惠就忙拉他袖子:“什么治疗白血病的秘方?

        你可不能乱说,朵朵的病虽然已经稳定下来,但绝对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出现意外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也道:“是啊,提供这个方子的大夫说,千万不能乱用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不由分说,将清瘟益气散抄了下来:“还是那句话,你们要是信我,就让朵朵吃几天药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她的同学,不会害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忽然道:“我相信小岳岳,他的药方一定比那个大夫的药方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无奈的看着田朵朵:“你这丫头,还是想一出是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行,咱们就按张同学的药方吃可以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同学的药要吃,那位大夫的药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朵朵这才开心起来:“还是老妈你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本想阻止,但他能理解关巧琴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眼睛异能并没有说,清瘟益气散不能和其他药混吃,也就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说了会话,天已逐渐黄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起身道:“关阿姨,我就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这五万块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给朵朵买点营养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吓了一跳:“别,你们同学之间能过来说说话,就已经是对朵朵最大的帮助了,哪能给钱呢?

        何况还给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阿姨你就收下吧,我最近运气不错,赚了点外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紫惠的钱你都收了,我的却不收,难不成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格列卫价格已经被打下来,但一个月也得2000块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中药的费用,起码三千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巧琴需要在家照顾女儿,田家只有田朵朵父亲一个人在挣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这个家庭而言,生活依旧非常拮据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关巧琴只好道:“那就算是借伱的,以后我一定还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晏紫惠从田朵朵家出来,晏紫惠立刻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?这可是白血病,怎能胡乱吃药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你又不是专门学医的,万一吃出问题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还在为这件事纠结,张岳无奈道:“你就放心吧,吃不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不行,我现在就回去让关阿姨把药方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连忙拉住她:“别急,先听我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药方是我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,据说此书出自神医华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决定拿出华佗的招牌,毕竟这位神医的传说最富有科幻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晏紫惠白他一眼:“神医华佗?你以为我会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岳挠挠头,已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眼睛一亮,“之前枣林药酒的功效,你听黄易凡说过了吧?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黄易凡吹嘘那位真男人导演曾经如何如何神勇,晏紫惠的脸瞬间就红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流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你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卖枣林药酒,只是因为感激詹苏苏救了我爸,想帮她一把,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枣林药酒和清瘟益气散一样,都是那本书中的秘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想,枣林药酒的功效就如此强大,清瘟益气散肯定也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朵朵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再坏了,为什么不尝试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你关心朵朵,我比你更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就算我骗你,也不能骗我自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为什么那么关心田朵朵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那个詹苏苏是谁,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张岳回到家已经是晚上,母亲刘桂芝正笑意盈盈的坐在柜台里数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岳,刘桂芝笑道:“回来了,同学会玩的开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还算开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参加个同学会竟会出这么多事,张岳不禁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却没注意儿子的神色,她笑道:“我把你爸从养鸡场收的鸡蛋全卖了,你猜这次赚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五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的,五千块钱值的我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道:“妈,你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张立国也笑道:“是啊,媳妇,你真的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咱们做生意,半个月能赚五千块钱,你都能兴奋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竟然连五千块钱都看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休养,张立国已经能下地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干不了重活,和正常人已经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哼道:“去去,就你会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你们说啊,这次咱家贩鸡蛋,虽然还是没法和那次的大豆比,但也赚了三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吓了一跳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多不多,要不是担心你爸的腿伤,我至少能赚五万信不信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,还是因为俺儿子有个好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事业单位编制员工收入高,我以前还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2800的固定工资,就算缴纳五险一金,也不可能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才明白,都不用贪污受贿,光隐性收入挣个几十万跟玩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个,张岳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刘桂芝收购大豆尝到甜头后,一有空就拉住张岳问所谓的“内幕消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上次吹牛说,自己能通过粮监会的内网,分析出近日的物价涨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无奈,只好随便找几样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花生、比如洋葱,还有这次的鸡蛋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天前鸡蛋一斤还4.2元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昨天突然涨价,直接飙到4.8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本以为父母能借此机会买卖一万斤,赚个五千块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玩意属于易碎品,进货难度相当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老爸老妈竟一口气进了六万斤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以为自己已经够狠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和父母相比,简直就是个弟弟……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随口问:“小岳,既然鸡蛋已经卖光,接下来什么东西会涨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