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37 班花晏紫惠

37 班花晏紫惠

        听着马家龙和杨文涛的话,张岳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已经见了晏紫惠两次,却不知道对方和詹苏苏一样,也在搞直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詹苏苏直播,仅仅是为了帮枣林村村民卖大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晏紫惠却走上了专门的职业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准备问个清楚,忽然饭店门打开,晏紫惠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晏紫惠穿着白色紧身职业装,黑色丝袜套上方格短裙,充满了青春与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几个只是和张岳点头示意的同学,看到她立刻迎过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家龙也站了起来,但他的动作有点慢,刚走两步就发现晏紫惠已经被围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再次坐到椅子上,嘴里骂骂咧咧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土鳖,真以为献两句殷勤,晏紫惠就能看上你们?

        呸,做梦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有房吗?你们有车吗?啥都没有还是回家洗洗抱着枕头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了马家龙一眼,心里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种只会在一边哔哔嘴强王者,难怪晏紫惠不搭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晏紫惠摆脱那几个同学的纠缠,径直朝张岳所在的方位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家龙见状立刻得意道:“哈哈,我就说嘛,晏女神今天肯定是冲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迎了过去,站到对方面前正想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晏紫惠竟直接从他旁边走过去,然后来到张岳身边拉开一把椅子,言笑晏晏: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同学,我能坐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:“当然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把包挂到椅子后把上,随意往桌子扫了两眼,眉头慢慢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她朝服务员招招手,又递出一张钱:“麻烦拿两瓶东鹏特饮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饮料送来,晏紫惠递给张岳一瓶:“喏,我记得你上学时最喜欢喝的就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呆住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知道了,那时我坐你后排,你每天中午都要喝上一瓶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天天热时甚至要两瓶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次你忘买了,我立刻跑到小卖部买了一瓶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我是想请你喝的,可你死活不同意,最后还是把钱还给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我再请伱,你可不能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已经彻底傻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自己的确喜欢喝东鹏特饮,但这种喜欢并不是觉得东鹏特饮有多好喝,而是听到一个事例:

        红牛有段时间不知抽了什么疯,把“困了累了,喝红牛”的广告语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鹏特饮的老板瞬间抓住商机,先把广告词改成“累了困了,喝东鹏特饮”,又把东鹏特饮的口感做的和红牛极度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牛一小罐卖五六块,东鹏特饮瓶子要大得多,却只卖三四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四块钱买到曾经五六块才能买到的东西,而且量大管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张岳才抱着占便宜的心态,成为东鹏的铁杆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段时间,后来喝腻了就换成其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压根就不记得晏紫惠给自己买饮料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张岳可不会傻到把实话说出来,他微微一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,我怎会让你请我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不一样了,碰到老同学请喝饮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打开呡了一口:“好喝,还是原来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瞬间笑的犹如百花盛开:“只要你喜欢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马家龙和杨文涛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“碰到老同学请喝饮料是应该的”,我俩就不是你同学吗?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三块五的饮料你只买两瓶,直接把我俩当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还好一点,虽然晏紫惠也是他心仪的女神,但毕竟已经结婚了,心仪只是中学时代留存不多的懵懂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马家龙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还大言不惭的吹嘘,晏紫惠是为了自己才来参加同学会的,并高调宣布自己对晏女神的锲而不舍、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晏紫惠一来,又是和张岳说说笑笑,又是请对方喝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尼玛喝的还是功能性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没怎么着呢,就怕对方累了,困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咳!”马家龙打断两人对话,“小岳,你这次回来以后就在尉县安家了对吧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尉县只是個小县城,但想安家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先不说,起码房子你得有吧?

        尉县的房价虽然没有中州贵,可大家买房都是全款,搞分期纯属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碧桂园的房来说,精装修一平4500,最小的121户型就是小55万。

        142平还得再加10万,这钱从哪来?

        别说那个破事业单位的工作啊,一个月2800,吃饭都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那位宗发荣领导,就因为还房贷困难,现在兼职卖鱼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正要说话,晏紫惠忽然一拍额头,笑道:“哎呀,不说钱我差点都忘了今天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岳哥,上次我帮你收购的那批大豆已全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共87吨,12.6元一公斤,收购价平均3.2元,再扣除人工成本共赚了80万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占你些便宜,按80万算,分你七成刚好56万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银行卡号给我,我帮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一愣:“小岳哥,你家好像不是一共才收了五十多吨大豆吗?怎么变成87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笑道:“那54吨是他们家自己收的,这87吨是我和小岳哥另外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    马家龙身体一歪,连人带椅子直接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张岳,脸色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刚才还含沙射影的说张岳没钱买房,结果下一刻56万就送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郁闷的是,这钱还是晏紫惠亲自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再算上张岳自己家的54吨大豆,这小子光这一波就赚了一百多万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买房,剩下的还能再买辆车,连彩礼钱都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自己能做的,只有哪天收到两人的结婚请帖时,给他准备一个大红包?

        再看看张岳慢悠悠的递出一张银行卡,晏紫惠正认真的输着转账密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尼玛,简直杀人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预约好要来的同学已全部到齐,王军伟安排饭店上菜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菜上桌,酒(饮料)倒满,他站出来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兄弟,很高兴咱们又聚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追忆青葱岁月,不负似水韶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经历了时光荏苒,才知道今天有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明年,后年,五年后,十年后,大家还能否聚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不重要,因为任百转千回,只在今朝。

        来,让我们一起举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