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34 新人入职经历

34 新人入职经历

        11月1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站在镜子前,看着自己的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板寸头精神,皮夹克时髦,牛仔裤低调,总体还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检查了一下报到证,他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今天是张岳到中州粮监会尉县分部报道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自己向往了多年的圣地,张岳感觉自己走路都是神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州粮监会尉县分部位于文化路西,离新华书店隔着一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洋楼,张岳走过去,和保安问明情况后,直接上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203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门上粮监会三个字,张岳确定自己没走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敲门,谁知敲了半天,才发现里面根本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好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莉通知让他来尉县报道时给的,是分部主任宗发荣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是宗主任吗?我是小张,今天来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用的是普通话,谦和而有礼貌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那边熟悉的尉县方言相当朴素:“小张啊,知道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今个儿有事去不了,你现在走到窗户那,看到那个花盆没?

        对,搬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照做,然后发现一个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钥匙开门,进去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個场景,张岳立刻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虽然在城里做生意,但张岳的爷爷奶奶却住在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每次回去,老两口只要不在家,钥匙肯定在某块砖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张岳问:“宗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叫我宗主任,跟我多官僚似嘞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也尉县人吗?叫我发哥就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发……哥,那你什么时候能来一趟啊?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次报道,想和你汇报汇报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一星期都过不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这下是真呆住了:“一星期?

        可我对这完全不熟啊,平时该怎么工作?有哪些注意事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注意事项,咱们分部规矩少,事更少,你随便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张岳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觉得自己的话的确不太合适,宗发荣道:“要不这样,我现在在菜市场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啥时候来一趟,我给你交代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张岳试着用钥匙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间办公室,放着两个桌子,其中一张还摆了台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墙上挂着两张照片,一张是粮监会的标志,另一张是袁老种植水稻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就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把凳子拉出来正想坐下,却发现上面覆盖着一层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注意到桌上也沾满灰尘,看起来应该有段时间没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张岳找块毛巾,打了点水把卫生打扫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人嘛,做事勤快些肯定没错,这一点他早有思想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弄完之后,里面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休息片刻,想到宗发荣的话,张岳把门锁上,直接去菜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地址张岳找到地方,然后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竟是一家海鲜店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海鲜,但卖的更多的是草鱼和鲤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清江鱼和鲈鱼也有人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那吭哧吭哧的杀鱼,旁边有十来个人在排队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小心翼翼走过去,问杀鱼的中年人:“你好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抬头笑道:“你是小岳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张岳再次愣住:“宗主任……发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嘞,等一会啊,现在客人多。”然后继续杀鱼剥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站在原地呆愣了足足好几秒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客人催道:“老宗,快点,我急着回去给俺孙女炖鱼汤嘞,她快放学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,马上好!”宗发荣嘴上说着,但看他的动作,还要再等上一大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大的客人瞬间有些不耐烦,转身想离开,张岳忙问:“叔,你要什么鱼?我给你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鲤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条中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把鱼捞出来,拿起木棍一下砸鱼脑袋上,接着往秤上一放:“18.5元,杀不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回去处理!”客人付钱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招待下一个顾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脚麻利,声音还甜,原本已经等的着急的客人神情很快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干活自然比一个人快得多,等客人走完,宗发荣朝张岳竖起大拇指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啊,伱除了杀鱼慢点,待人接物比我还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忙道:“也就那样,我爸是开粮店的,我从小就在店里帮忙,比较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趁机道:“发哥,你看我对咱们分部的情况也不熟悉,尤其是考勤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是按朝九晚五,还是其他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张岳看来,朝九晚五可是公务员标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像某些私企,007还嫌你动作慢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宗发荣奇怪道:“什么早九晚五?有事才去办公室,没事去办公室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从和对方电话联系开始到现在,张岳都处于懵逼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这个工作,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平时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平时就两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,咱们不是隶属粮食局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粮食局那边有事需要协助,咱们就去露个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,填表格,来,加微信,我把表格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表格接收完,张岳打开,然后再次呆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竟然是个空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哥,你是不是发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啊……你说表格是空的?

        废话,就因为是空的才要填,如果有内容,直接提交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发现自己完全解释不清楚:“那空表该怎么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随机选5种粮食作物,5种中药……等等吧,凑个二三十种,把它们每天的价格记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价格浮动大的一定要记,比如前两天疯狂上涨的大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等每月的25号,统一提交给中州粮监会总部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简单,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能有啥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想了半天:“你的意思是我的任务两个,填表、等待粮食局那边的召唤?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考勤打卡,有了急事和你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上班和不上班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仿佛猜出张岳心思,宗发荣嘿嘿一笑:“对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你周一上午最好去趟办公室,有时候会有领导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去也没关系,如果问起来就说下乡收集资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宗发荣那离开,张岳走着走着,忽然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大家争先恐后要考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天高皇帝远的乡下,这班上的简直不要太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