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32 刘元江逼宫

32 刘元江逼宫

        见众人呆住,张岳轻咳一声:“不过此人虽然厉害,却有个致命的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台酒九蒸八酿,因为工序过于复杂,想要保持口感不变,还要添加其他香精中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样一来,却会让勾兑出的茅台酒色泽偏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中和颜色,他只能再往酒中加入一定量的乙二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汉文听完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放入口中反复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眼睛瞪大,同时嘴角泛起淡淡的苦涩:“好像真的是乙二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国明听张岳说了半天,现在又听沈汉文也这么说,忍不住问:“所以这真是假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汉文点点头:“的确是假酒,也是我疏忽大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品酒时,更多的是注意酒中的甲醇和甲醛含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种成分是民间自酿酒最容易超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乙二醇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常见的酒曲发酵很难形成,那些无良商贩勾兑时也不会添加,毕竟乙二醇本身就造价不菲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有人竟然用这东西去中和色素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定之后,黎国明立刻拿出手机,开始和其他部分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汉文和眼镜男也开始小声讨论,试图通过乙二醇找到新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张岳无奈的发现,作为这次假酒鉴别的最大功臣,自己竟然被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原地等了一会,他终于逮着机会,拉住抱着一摞文件准备离开的柳诗函:

        “柳警官,你看,现在这酒也鉴别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立刻发现把张岳忽略了,她忙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先生,不好意思啊,这次真的得感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没事,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轻咳两声:“不是……柳警官,我想你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说要走,而是想问问这个茅台的案子有没有奖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呆住:“你说什么?奖……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”张岳晃晃手上装钱的箱子,“不用多,也给10万就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诗函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安局大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张岳一起出来的晏紫惠,突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不解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晏紫惠竟越笑越厉害,怎么都止不住:“你这家伙也太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张岳不停的拉着柳诗函,询问自己提供的信息值多少钱,最后硬生生把对方问的借口上厕所躲避时,晏紫惠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拉着警务人员直接开口要奖金的,这家伙绝对是独一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不服:“为什么不能要钱了?

        你想,一个把68块成本的毛台当成1000多的真茅卖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最顶级的专家都检测不出来,案值起码几千万上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重要的案情,给我10万块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好像的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总觉得哪里不对,可又说不出来,“你不是留的有联系方式吗?

        相信只要有奖励,他们一定会联系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也是,走,吃饭去。”张岳晃晃手上的奖金,“今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找了家尉县的特色餐馆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晏紫惠送走,张岳朝自家粮店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刚走到门口就愣住了,因为此刻的粮店竟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皱起眉头,因为他认出这些人,正是之前那些过来要钱的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其中一人道:“张老板,我们的粮食款麻烦给结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张立国则坐在柜台前,有些神思不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忍不住开口:“我说,不是说好了明天再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?说到倒轻巧,明天你确定能把钱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愣,发现说话的竟是刘元江,这家伙怎么也在?

        眼睛微微眯起来,张岳看着他:“姓刘的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刘元江冷哼,“真要我把一切都说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看向张立国:“亏这些农民兄弟这么信任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你呢,明明说好了卖房还债,却偷偷将其抵押给银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抵押本来也没什么,把钱还给大家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你竟大量进购大豆,想低买高卖赚差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大豆会大幅度降价吧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,赔了夫人又折兵,就算把那些大豆卖了,都不够抵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说完,一人立刻开口问:“张老板,这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刘元江还要说,此人直接打断:“我知道刘元江不是啥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只需你一句话,兄弟立刻转身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的脸直接就黑了:“朱庆业,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心好意帮你讨债,还做错了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朱庆业却耳充不闻,只是看着张立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慢慢抬起头,苦笑道:“是我对不起你们,没错,我的确把从银行贷来的钱全部买成了大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庆业,以及所有债主表情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立刻道:“哥几个,我没说错吧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你们不信任我,但我是真的想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突然道:“是吗?那你打算怎么帮?

        别告诉我你今天来,只是为了将我们贷款收购大豆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信你会这么大公无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刘元江脸皮较厚,此刻也不仅有些脸红,“你们这些人,全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我不介意,还会继续帮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我不是说,愿意以10万块买下国岳粮店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依旧算数,10万块,我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你们欠银行的贷款,我也可以帮忙偿还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样,是不是很仁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这么好?不会还有其他条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是高价买了10万块的大豆吗?那些大豆也要归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已经很吃亏了,你们买的是3.6元/公斤,现在才2.6元/公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公斤大豆我足足赔了一块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!”张岳咂咂嘴,“那你可真的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你们误解我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将一大摞钱放到柜台上:“既然这样,那就签合同吧,把欠大家的钱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农民兄弟种点地容易吗,几千块钱的事,也被你们拖拖拉拉这么多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张岳道:“等等,谁说我要卖店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刘元江没想到自己苦口婆心说这么多,依然被对方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哼道:“不想卖?没问题。那就立刻把欠大家的钱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还不上,还不卖店铺,这理可到哪都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刘元江,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跑过来当“和事佬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情是见通过正常渠道买不到自家的店,就把这几个债主拉过来一起逼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