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28 偶遇老同学

28 偶遇老同学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岳的货车呼啸而来,正快速逃窜的面包车司机忙打方向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速度还是太慢,车屁股被张岳挂了一下,瞬间侧翻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踩住刹车,张岳从货车上跳下,手中多了一根橡胶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快速冲到面包车前,看到里面的人想出来,一棍子就砸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砸中的人失声痛呼,躲在车中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旁边就是村庄,听到动静立刻有村民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忙用方言道:“老乡,这几个货抢东西嘞,赶紧把他们抓住送到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先是一惊,接着个个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一起将里面的人抓出来,拳头直接就招呼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头乡最近几年在搞开发区,兴起了几家全省有名的养殖场和种植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一多难免鱼龙混杂,各种小偷小摸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深受其害的附近居民早就恨之入骨,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则找到被抢的包,走到被抢的女人面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下次小心点,出门最好别带贵重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转身就要回车上,谁知女人突然道:“你是……张岳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呆,转身回头疑惑问:“咱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晏紫惠啊,你不认识我了?咱们高一的时候可是前后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拍额头:“你是晏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有了点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当初对方就一黄毛丫头,怎么现在变这么漂亮了?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立刻高兴起来:“没想到你真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哈哈一笑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庄头,我家就在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坐我车吧,我顺路,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赔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张岳用货车刮倒面包车是见义勇为,等警察来了,可以拿到一点修车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摆摆手:“就这破车被我爸开的跟乞丐似的,修不修又咋样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我这人最喜欢做好事不留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倒不是他不想要修车费,而是现在收黄豆要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黄豆的暴利比,拿几百块的修车钱要等半天,太耽误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听到他的话,晏紫惠竟嫣然笑道:“这个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你一点都没变,还是和以前一样帅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当年也做好事不留名么?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车上,忽然后脑勺挨了一个大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转头忿忿道:“爸,你打我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火冒三丈:“还我打你干啥,哪有你这么开车的?出了事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叫见义勇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屁的见义勇为,那几個人敢光天化日下抢东西,肯定都是穷凶极恶之徒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车上就带着刀子,要真让他们从车里冲出来,你考虑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丝毫不慌:“伱说这个啊,没事,我撞他们可不是瞎撞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看路边就是村子吗?一旦有事故,肯定有人跑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个人可能独木难支,但加上村民,别说四个人了,就算来四十个也得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说的是真的,如果是中州,他可能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里可是老家,要是还畏首畏尾,未免就太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立国还要再说,晏紫惠已经打开副驾驶门,并主动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暂时按下心中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发动货车前进,晏紫惠笑着问:“你们下乡这是想收大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: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庄头离县城好远啊,你们直接从省里进货就好了,这样奔波根本赚不到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嘿嘿一笑:“谁说我收大豆是想赚钱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爸的腿前段时间不是摔伤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说补充蛋白质,尤其是大豆蛋白非常有助于康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准备收个几十吨放到那,让他天天有大豆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十……吨?能吃得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不完就做成豆腐脑呗,豆腐脑再吃不完就做成豆腐,实在不行还可以做成毛豆腐、臭豆腐、豆腐卤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爸最喜欢吃臭豆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~

       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再次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随便瞎扯两句打发时间,结果每说一句这位巧合相遇的老同学都能笑好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每次总说“自己还和以前一样”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以前和她很熟?

        他先开车把晏紫惠送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打开车门正要下来,忽然转头问:“你到底准备收多少大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当然越多越好,怎么,你手上也有?我可以出高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晏紫惠摇摇头:“没有,不过我可以帮你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我自己来就行,最多多跑两趟。”张岳不想麻烦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晏紫惠根本不听解释,直接道:“你电话多少?我收的差不多了就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拿出一张名片:“真不用了,不过你什么时候去县城,可以提前打我电话,到时请你吃大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晏紫惠离开,张岳笑着对张立国道:“看看,你儿子魅力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随随便便出来一趟,就有漂亮妹子打着帮忙的旗号主动要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却懒得理会,显然还在生张岳莽撞撞人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也不在意,主动找到这边的粮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头粮店的库存比邢庄乡还要高些,竟然有五吨货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子二人依旧用之前的套路,很容易就全部收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货车已经达到载重极限,张岳直接掉头返回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将大豆搬进仓库,才下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张岳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吃了饭,父子二人这次选择向南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黄昏回来,又收了八吨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大豆数量已经超出预期,但是没关系,张岳手上还有点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多,却已经够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张岳还是终止了继续下乡收豆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若他愿意,再收七八吨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是那句话,张岳这次只是在变着法帮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往里填太多钱,味道可就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了一天,张岳晚上吃完饭很快就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他是把张立国推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张立国脸上全是凝重:“小岳,大豆降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睡眼朦胧的坐起来:“降价?降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四毛钱啊,不多不多,我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瞬间急了:“睡什么睡,一公斤大豆降四毛还不多啊?

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咱们要赔多少钱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