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24 准备卖店铺还债的张父

24 准备卖店铺还债的张父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大家的声音平复下去,张秀琼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我知道你们急着拿回粮食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家的事你们也都知道,要不先回去等几天?

        起码让我爸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他回来?”其中一人道,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    真以为我不知道,张老板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等着抢救呢!

        光医药费就花了三十四万,想要治好没个百十万根本下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人也道:“所以我们才急着来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你们好歹还有粮店,要是过两天为了给张老板治病,把店铺都卖了,你让我们找谁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大吃一惊:“什么?我爸现在在重症监护室?你们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债主一愣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摇摇头:“他只是腿被摔断了,虽然有烧伤但不严重,很快就能出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会拿我爸得病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谁又敢保证你不是故意拖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跟着点头:“是啊,如果你爸真快回来了,我们在这等他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们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瞬间打定主意,从现在开始一刻不停的在店里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正不知该怎么办,一个低沉的男声道:“庆业,有才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粮店门口站着一个人,脖子上是烧伤褪下的新皮,左腿也打着绷带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张立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老板,你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苦笑道:“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搀扶着他在凳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债主有些尴尬,毕竟刚才还说张立国快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人活生生的站着,虽然精神不怎么好,但只要不傻,都能看出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忽然一起跑到对面小卖部,回来时一人抱着一件东西:

        “张老板,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,祝你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望病号需要带礼品,这是最基本的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点点头:“那就谢谢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几人开口,他叹道:“我知道你们是来要钱的,但情况伱们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给我五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天后,你们来这里领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没想到张立国会这么说,不禁愣住:“还要五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无奈:“你们总得给我时间把粮店卖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有人道:“既然张老板这么说,我们也不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五天我们再过来,到时张老板别让我们空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道:“这点你们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张立国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一口唾沫一個钉,说出的话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众人离开,第一个着急的是张秀琼:“爸,你真要卖粮店?

        这店可是你和我妈忙了半辈子,好不容易才买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苦笑:“不卖还能怎样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我连进货的钱都拿不出来,家里亲戚也都借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死撑,不如把店盘出去,最多从头再来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桂芝也道:“是啊,琼琼,这次多亏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你拿出三十万把租的货车赔了,你爸肯定一出院就得进拘留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万?姐,你啥时候这么有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默默旁观的张岳忍不住开口,“上次找你借,唾沫都磨干了,你才给我两万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瞪了张岳一眼:“闭嘴,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真的气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弟弟,从懂事之后到现在,就没着过调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没多少本事,偏偏揪着那个事业单位编制不放,一折腾就是七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天让人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父亲这次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和母亲里里外外操碎了心,可张岳呢?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前两天在医院呆了一阵子,后来基本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张立国出院,说不定现在还在哪个犄角旮旯晃荡呢!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不服:“喂,好歹咱们也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,你怎能这么说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你有本事,把咱爸欠的粮食钱拿出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直接道:“我没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义愤填膺的张秀琼,张岳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自己贩卖八角的钱,包括张秀琼借的那两万,全都投进了枣林药酒的生产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昨天接到了一个388万的大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想要拿到钱,必须把货给那位真男人导演送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杨文涛总共才制作3000瓶枣林药酒,还有近7000瓶需要加班生产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算了一下,即使按最快速度,都得10天才能搞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顺利20天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想让张立国多拖几天的,但还没开口,张立国就提前许诺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岳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店卖就卖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倒腾粮食利润本来就低,进货还特别占资金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粮食本身很重,即使卸货有专门的卸车工,也免不了搬搬扛扛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刘桂芝身体本来就不好,遇到旺季天天累得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已经计划好,等父亲彻底康复后,就说服二老帮自己经营枣林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玩意才是赚钱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自己要到粮监会报道,药酒生意没有自己人看着他可不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张岳一直不知该怎么向父母开口,现在正好是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国立摆摆手:“行了,你们两个就别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我就去中介把粮店挂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道:“等等……你伤成这样,应该我去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心,尉县那几家中介我都熟,保证帮您卖个好价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姐,你掐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气的脸都白了:“败家子,你敢去中介试试?老娘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争吵,忽然一个声音笑道:“张老板,你真的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,听说你出事,我心里特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有些意外,因为来人竟是刘元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刘元江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和张立国一样,都是做粮食生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同行是冤家,两人一直属于竞争对手,关系非常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还记得,有几年双方为了把对方的店吃掉,疯狂打价格战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张立国改变策略,走精品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江却因为缺斤短两失去信誉,店铺几乎开不下去,双方矛盾才得到缓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缓和不等于重归于好,两家依旧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此人登门的目的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