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23 离开的詹苏苏

23 离开的詹苏苏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呆:“干废…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易凡点点头:“你们不知道,那天晚上的场景是真的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,我们导演就出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整个娱乐圈,包括整个投资圈,都知道横店有位“真男人”导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投资圈,因为敬佩他的勇武,投资人纷纷追加投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只有500万的拍摄经费,瞬间就超过两个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下巴差点掉下来:“不是吧,这都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易凡道:“所以最应该感谢你们的人,其实是我们导演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大手一挥,直接下了一万瓶的大单,算是对你们的另类感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黄易凡的话,张岳连忙摇摇头:“别,我们只是进行正常的商业推广,真没想过要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还是赶紧让他把单子撤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易凡道:“那怎么行?这是我们导演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摇摇头:“抱歉,对此我不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就算他不撤单,我这边也不会发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黄易凡瞬间就急了:“我是你这人怎么这样?非要逼我把实话说出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导演买一万瓶枣林药酒,除了感谢,更多的是自用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不知道,自从那晚过去后,他一天至少接到50个电话,都是圈子内的朋友来取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心急的,甚至主动跑到剧组探班询问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娱乐圈最讲究人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导演现在需要大量的枣林药酒去维持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今天来,除了表示感谢,另一个任务就是督促你们快点发货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办的不好,我戏里的男一号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行……吧,那我发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岳和詹苏苏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身上的烧伤已经结痂,很快就能痊愈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腿伤需要长时间休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伤筋断骨一百天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可以在家休养,不用在医院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看着詹苏苏,脸上全是歉意:“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该我到枣林村向你道谢的,结果竟让你主动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连忙摆手:“叔叔可别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已经谢过了,还特意请枣林村全村的人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今天到县城,除了看你,主要是搭個便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到县城办什么事?让小岳陪你一起,再把伱送回枣林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早半天晚半天出院都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摇摇头:“不是,我来县城是要坐车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老家?想父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是想他们了。”詹苏苏瞟了张岳一眼,最终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则无奈的捏捏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这次离开,并非张立国说的想念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她主动辞去了枣林村村官的职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原因,詹苏苏没说,但张岳却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黄易凡到枣林村后,很快在村民中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立刻将这位东方教主围住,开始问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对他的某项私生活特别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以前,黄易凡肯定羞于启齿,并愤愤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男人,他那叫一顿猛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枣林药酒更是奉若仙酿,顺带还把对詹苏苏的崇拜,升华到一个新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人不觉得有什么,枣林村村民的目光却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詹苏苏的眼神充满了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张岳察言观色的功力一般,也能看出他们的意思:原来你竟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,詹苏苏的选择是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立国自然不知情,他看了张岳一眼:“既然苏苏要回老家,你就先把她送到车站再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忙道:“不用了,这里离车站也不远,我走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能让你走路呢?小岳,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张岳和詹苏苏良久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来到车站门口,张岳才道: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打断他的话:“别,你没有对不起我,相反,我还要感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你,枣林村村委会承包土地的事,我真不知要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我想了大半夜,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当村官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今天不离开,迟早也要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事,反而给了我一个充足的借口,让我不再有遗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的沉默,张岳道:“那你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笑道:“怎么办?这还不简单?

        别忘了,我可是中州大学的毕业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我愿意,找一个工作难道不是很轻松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终于鼓起勇气:“要不你去尉县吧?你不是学财务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尉县,可以负责枣林药酒的财务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现在已经打开了销路,将来的发展肯定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要觉得尉县太偏,等业务增长到一定程度,可以在中州开一个分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过去主持大局,起码比随便找个工作,挣那点死工资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点点头:“这个职业规划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眼睛一亮: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答不答应等会再说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父母问我,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村官不做非要去尉县,我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    卖男性壮阳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笑道:“行了,我之所以离开枣林村,就是为了避开那些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我真不能和你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拉着行李箱头,也不回的进了车站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对方直到进入大巴车都没有回头,张岳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去枣林村原本只是为了感谢对方救自己父亲,最后竟变成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詹苏苏是自己一家的恩人,但却因为自己丢了工作,不得不狼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自己真的做错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医院接到张立国,张岳很快就将车开上高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一路飞驰,朝着老家尉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尉县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岳粮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母亲刘桂芝需要到医院照顾父亲张立国,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是张秀琼在守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粮店内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把我的粮食款结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的,5370斤,7250元,这是欠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共卖给你们18000斤,就算不能全结,先结一半也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他的粮食多,我的才1500斤不到,总共才2000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总之一句话: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头痛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要钱的都是之前赊欠粮食给国岳粮店的农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张立国贩运的粮食,有一大半都是凭借粮店的信誉赊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事也没什么,粮食运到苏省换成钱,回来就能和众人结算清楚,还能赚上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又能想到货车会出事呢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张立国和其他两位司机保住了性命,但车上的粮食包括那辆货车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要看病,货车是租的,同样需要赔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次事故不仅让张家一贫如洗,还欠了一屁股债,根本就没钱赔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