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12 赚钱也要见好就收

12 赚钱也要见好就收

        等第五天早上,八角的单价已经突破50元大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曲线再次上扬,接近傍晚时分,市面上已经没有80元以下的八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仓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坐在张岳面前,眼中全是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刚开始听张岳说,对方以一斤14元的价格,收了一万斤八角后,一度以为这家伙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想到,仅仅两天时间,自己就见证了一场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张岳起身坐上卡车道: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一愣:“走,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散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散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没有解释,而是用导航定位到一家调料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虽然不解,但他还是按照张岳的意思发动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人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尖的杨文涛立刻发现,这个调料市场门口已经有五六个人在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下车和他们打声招呼,然后放下几十袋八角,收了钱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越看越是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张岳竟然早就规划好了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每到一个地方,都有人等着,显然已经提前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有准备,两人速度很快,到晚上十点半,一车货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这才松了口气,笑着对杨文涛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找个地方洗个澡,这两天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再也忍不住问:“岳哥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反而轮到张岳奇怪了:“你全程都跟着我,应该很清楚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想问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八角全部卖掉?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我在旁边看了,一斤你好像才卖75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我不懂做生意,但也知道,以八角现在的热度,一斤卖個85轻轻松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了:“我知道啊,可那样一来,就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就咱们两个人,哪里忙的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道:“我可以多找几个工友帮忙,比如杜仁和焦子飞,上次就多亏了他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他:“那你知道这次散货,为什么我没叫他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杨文涛很想说是为了省钱,但很快就否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现在的张岳来说,几百块好像已经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一愣:“难道是……防着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何尝又不想慢慢卖呢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75和85,可差着10块钱的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当初到调料市场进货时,一斤都不到10块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找人代卖,万一对方卷着自己的货跑了,到时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就算按一斤75元,也价值75万。

        75万的货哪怕只是堆在仓库,张岳都不敢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还是赶紧清完,把钱存到银行卡里才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忽然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货这么快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眼睛异能,张岳发现八角85.1元/斤的高价,只能维持两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就会腰斩,然后再次下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半个月后,更是降到一斤18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时,正是新八角上市的季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东西的价格,为什么会突然被炒这么高,又为什么很快跌入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是及早脱身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找了家洗浴中心,把这几天的奔波劳累洗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吃了顿大餐,接着张岳拿出两叠大钞:

        “给,这是你这两天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一愣,连忙挥手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笑道:“怎么,嫌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抽空到银行取了两万块现金,和转账相比,还是现金看起来更震撼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连忙摆手:“不是。这两天我跟着你,饭钱油钱都是你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是兄弟,我结婚时你忙前忙后,连喜宴都没顾的上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要朝你要钱,还算是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给钱到现在,张岳一直观察杨文涛,想看看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次赚了多少,这位发小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对方因为嫌给的少而不满,张岳会再给他加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两人的友情可能到此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对方一直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微一笑,张岳将两万块放到对方手中:“拿着吧!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我现在赚了钱,哪能让你干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万有一万是伱的酬劳,另一万算是雇你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装作不经意道:“本来我还想多给你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八角的生意不是我一个人的,给你一万已经是最大权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两人关系不错,不过有些事,张岳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忙道:“我总共就给你帮了两天忙,大部分时间还在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万块已经非常多了,行,这钱我收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随即他想了想,又把钱推过来:“岳哥,听我说完,你现在是在做生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点头:“算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笑道:“那就带带我呗,这钱就当是我投的本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误会,我是真想跟你一起做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运输行业不景气,我的车已经好几个月没怎么拉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他:“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那你可想好了,做生意有赚有赔,赚了固然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要是赔了,那也得跟着赔钱,说不定还要背上债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这次,如果八角不涨价,我可能连信用卡都还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就放心吧!”杨文涛摆摆手,对此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在这里和好友吃喝分钱,却不知道有人欢喜就有人忧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氏中药批发门口,此刻已经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义透过窗户往下看,脸上全是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事情竟会发展到这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天前,高义还笑着和弟弟调侃,说自己突然出现揭穿张岳时,对方如坐针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过多久,就在快抖看到那个大v发的短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八角的价格便一路狂飙,仅仅过去两天,竟翻了近九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仓库那一千五百斤八角,现在差不多值十三万?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卖给张岳时,才卖了三万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前一后十万块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仅如此,高义最多只是心疼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钱他还不是太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千不该万不该,自己不该跑到张岳面前装逼,说知道八角即将大涨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那些通过自己转卖八角给张岳的店主,统统围了过来,吵着让自己退货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们愤怒的要吃人的模样,若自己不同意,这些人很可能把自己的药店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