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10 张岳的发小兄弟

10 张岳的发小兄弟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次被店家拒绝,张岳脸上全是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他有些纠结,到底是继续找药材店谈判,还是直接去调料市场扫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去扫货虽然累一点,但起码有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谈判若一直失败的话,就彻底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时间不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神思不属时,身后一个声音道:“张兄弟,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疑惑的回过头,发现竟是那位高氏中药批发的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恩笑道:“张兄弟,我刚才思前想后,觉得八角的生意也不是不能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若不忙的话,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可好?

        放心,最多耽误你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再次回到高氏中药批发的一楼会客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听完高恩的话,不禁一愣:“你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八角15块一斤?而且至少要买一万斤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恩点点头:“我知道这个价格有些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实话实说,想要将这批货凑齐,必须把整个中药市场的存货全部集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八角的市场价现在的确不到10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个价格就算你把嘴皮子磨破,大家都不可能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跑了那么多家店,心里应该已经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可以出面以12元每斤的价格,从他们手里大批量拿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我自己,也不能白忙对吧?

        总之你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行的话咱们就合作,不行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已经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恩说得对,以目前的情况,自己想以市场价大量收购八角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若真能以每斤溢价5块的价格,一次性把货补齐是最划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和眼睛显示的最高价格相比,这五块钱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心里这么想,表面却不能让对方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:“高老板,我相信你的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万斤的话,我手上的钱不太够啊!

        14块怎么样?我提前支付你两万块定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行吧!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两個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关于收购价必须保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告诉其他店主一斤12元嘛!

        你只是好心帮他们拉生意,根本没有从中赚差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聪明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我只负责沟通,货你自己想办法运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后续若出现质量之类的问题,本人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明天一早你来拉货,记得带够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中药市场出来,张岳浑身都透着松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事情竟会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车开到路边,张岳想了想,拨通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筒中传来一个杨文涛的声音:“岳哥,伱终于想起兄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,你不在的日子,我天天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无奈:“一边去,我问你,你还在中州跑大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废话嘛,就我这样的不跑大货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可你不了你这个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天有空没?我想运点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空,最近一直都很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就算没空,以咱俩的关系,那也得有空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现在在哪?发个位置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和张岳是发小,两人关系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对方辍学早,一直四处打工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两年攒够钱买了辆车,就以帮人拉货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知道需要自己运货时,张岳就想到了杨文涛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在中州东郊的一片工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张岳赶到的时候,他正在一个大路口迎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身后还跟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哥,你终于到了,这附近新开了家烤肉店,走,撸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介绍一下,这是杜仁、焦子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这片工地干活,拉货的时候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和两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烤肉店内,两瓶啤酒下肚,气氛很快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趁机把想运八角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笑道:“我当什么事呢,五吨货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俩明天去早点,半天就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仁突然道:“中药市场我去过几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的货都集中在西面的仓库里,方便是方便,就是有段路不好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可以开工地的机械叉车,能省很大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叉车是建筑公司的,只要给工头拿两包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涛一愣:“可我不会开叉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仁:“没事,我教你。那玩意五分钟就能学会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心中一动,对杜仁和焦子飞道:“要不你俩也去帮忙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不白干,一人两百,中午管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仁连忙摇手:“都是朋友要什么钱啊,帮点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挪,钱已经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岳哥,你这是……行,明天的事你放心,保证办的漂漂亮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杜仁和焦子飞来说,半天就有两百块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他们在工地一天累死累活,也就挣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怕耽误事,张岳在杨文涛的车上凑合了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四人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赶到中药市场,刚好开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