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7 给我来八万块钱的

7 给我来八万块钱的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说完,烦躁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计划赶不上变化,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,就算她再有心计,也已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周美怡说了几句,让她提前离开后,张秀琼又再次警告张岳: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说了多少次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不准再胡来了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还想说点什么,但看见对方气的杀人的目光,只好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之前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这才想起找张秀琼的目的:“哦,你能不能借我点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借钱?又没生活费了?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小岳,你都老大不小了,能不能靠点谱?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公务员的岗位是好,但关键是你得能考上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都多少年了?

        以你的聪明,但凡找个像样点的工作,都不至于连饭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拿出手机,“给你两千,挣到钱后立刻还我,别想着赖账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摇摇头:“不是,你误会了,我有生活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借钱是想做点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一愣:“做生意?什么生意?你懂生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总之你不要管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想借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十万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万?伱疯了?知不知道你姐攒十万块钱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八万也行……五万,不能再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姐,你别走啊!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张秀琼头也不回的离开,张岳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不想说实话,而是若真告诉张秀琼自己想囤八角赚差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借钱,对方一准把自己拉到医院看脑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八角大跌的事,就算路上扫大街的阿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这玩意不能当饭吃,以张秀琼的精明和抠门,早就买一大堆放在屋子里慢慢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至今还记得,去年大葱便宜时,自己老姐客厅中的半屋子葱绿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宋安良回到车上,张岳道:“宋哥,今天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摇摇头:“麻烦什么?只要确定你姐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却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从张秀琼出现到离开,压根就没和宋安良说过半句话,直接将其当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换成自己早就怒了,但宋安良依旧云淡风轻,仿佛对此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张岳拿出手机:“刚才高义赔了六万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我姐咱们算见者有份,给你转两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忙道:“别,我今天来就是纯帮忙的,哪能要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怕这钱会有麻烦?放心吧,他不敢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真的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我的情况,啥都缺,就是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宋安良忽然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一直都很仰慕你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机会你在她耳边多说我两句好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见他坚持,也就不再提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对现在的自己来说,钱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请你吃饭?这个就别推辞了,一会再帮你把车加满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宋安良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小时后,两人从饭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忽然道:“对了,你之前说做生意需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差多少?我可以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心中一动,但很快他就摇摇头:“算了,我也就是瞎搞,还不一定能成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别人借钱给他,张岳肯定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张秀琼对宋安良好像不太感冒,找他帮点小忙可以,借钱还是得慎重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眼睛异能显示能大赚,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赔了还不上,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也不强求:“这样啊,那你需要钱的时候随时和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不只是钱,我在中州还有些人脉,说不定也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只是随口一提,张岳却心中一动:“宋哥,那你知道哪里有仓库出租吗?

        面积尽量大点,我想用个一两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白用,我按照市场价支付租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道:“仓库?那你不早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带着疑惑坐上宋安良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州市北郊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笑道:“这里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惊愕的张大嘴巴,好半天才竖起大拇指:“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前是一大片空置厂区,密密麻麻连成一片,有的已经租了出去,有的还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此地位于连霍高速和北四环之间,运输方便价格也便宜,绝对是首选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道:“你满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绕了一圈,最终挑了一个中等仓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算了算,就算按10元一斤,这里存10万块钱的八角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哥,谁是老板啊?我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摆手:“谈什么,你直接用吧!

        实不相瞒,这块地皮是我爸五年前买的,打算坐等升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见闲着也是闲着,就花了点钱盖成仓库,算是赚点外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这是你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吃惊的看着这块地,粗略估计至少两千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远郊地皮便宜,没有几十個亿,也不可能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宋安良分明是土壕中的战斗壕啊!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老姐怎么想的,竟然对其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你上点心,都不至于费尽心思去坑那个中年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宋安良一再推让,张岳还是坚持付了定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住处已是晚上,他正思考具体的收购操作,忽然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张秀琼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一愣,正要接听,结果电话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一条信息发过来:“给你转了两万,别嫌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想做生意是好事,但刚开始步子不要迈太大,凡事一步一步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20000.00元的转账,张岳心头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张秀琼白天措辞严厉,可现在看,她还是非常关心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张岳先去二手车市场租了辆面包车,接着杀进调料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入眼一排门店全是卖调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随便找了家,守店的是个中年大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八角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袋装和散称的,要哪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散称的多少钱一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9.35元。你可以去其他家问问,我这的东西绝对是市场最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9.35元?

        那岂不是比自己眼睛显示的价格还便宜?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立刻道:“行,给我来八万块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姐的眼睛瞬间瞪大:“你说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万块钱的呀?不可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