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网游竞技 - 我能看到商品价格曲线在线阅读 - 6 原来都不是省油的灯

6 原来都不是省油的灯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宋安良忙咳嗽一声道:“小岳,可能你真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义连忙解释:“是啊,我是医院采购部的,专门负责药品和器械的订购,真不是什么校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哼道:“我管你是谁!

        敢打我姐的主意,不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,你都不清楚马王爷有三只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向四周看了看,最后拿起酒店提供的一次性牙刷。

        先用胶带粘住对方的嘴,然后把刷柄对准高义的下面,直接用力捅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义瞬间大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没练过铁裆功,要真被捅实了,不死也得废啊!

        身体连忙奋力挣扎,同时嘴里发出剧烈的呜呜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场面有点像杀年猪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腾了一会,高义已经筋疲力竭,像死鱼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两条腿,更是抖若筛糠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扔掉牙刷,又撕下对方嘴上的胶带,最后晃晃手机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家伙,别说哥们背后坑你啊!

        从你进入宾馆后到现在发生的一切,我都录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会就发到网上,让大家见识下你这位医院采购的飒爽英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高义瞬间就蹦了起来:“别,千万别!

        要真传出去我就彻底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互联网威力有多大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同时也比任何人都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采购可是肥差,就他这些年干的事,一旦曝光,就只能抱着缝纫机过下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嘿嘿一笑:“是吗?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义忙道:“小兄弟,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,不该觊觎张秀琼的美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我可以赔偿精神损失费,只求你大人大量,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语气有所松动,高义仿佛看到了希望:“千真万确!

        我微信里有六万多块钱,可以全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看宋安良,宋安良摆摆手,示意他看着办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这才对高义道:“先说好,赔偿是你提出的,可不是我讹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你要报警我可不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不会,这事我怎么敢让警察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松开对方手上的胶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手机上63128.00元的转账,张岳也当着对方的面,删除了所有视频和照片,包括云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对方蹒跚着走出宾馆,下楼驱车离开,宋安良终于忍不住问:“咱就这么放过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摊摊手:“不然还能怎么办?难不成真把照片曝光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曝光照片固然可以让对方身败名裂,但张秀琼作为当事人,肯定也会处在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标准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伱误会我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说你不该把视频全删干净,起码留个一两张以备后患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对方傻?不删干净他会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说着,忽然语气一转,奸笑道,“再说你不是也拍了吗?赶紧给我传一份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良愣住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我都听见你按快门的声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接收宋安良发来的照片包,张岳一边朝床边走去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哥,麻烦你收拾下东西,我背着我姐,咱们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伸手掀开被子,正要去拉里面的人,忽然发现不对: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床上躺着一个,衣服和张秀琼一模一样的陌生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正眨着大眼睛,满脸古怪的看着张岳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张岳问自己,此女丝毫不慌,掏出手机拨了出去,顺带打开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,张秀琼焦急的声音传来:“周美怡,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我看高经理的车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美怡道:“你自己过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门被推开,露出张秀琼气喘吁吁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她和张岳四目相对,彼此全是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看着张秀琼有些傻眼:“你说什么?之前你醉酒只是假象?

        目的是将高义引到酒店,趁对方洗澡的功夫,让周美怡顶替你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办完事,你再出现和他谈药品订购合同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自己和宋安良进来时,房间的灯是关着的,周美怡也严严实实的捂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情是怕高义发现换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哼道:“怎么,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很生气,没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,竟完全被弟弟破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那可是价值三千多万的大订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做了,就有8%的提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倒好,到手的两百多万直接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岳忙道:“不是,你这么弄,很容易搞砸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张秀琼的计划完全是想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义觊觎的是她的美貌,现在换成一个不管身材还是姿色,都差很多的周美怡,完全是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若张岳没猜错的话,这个姓周的应该是张秀琼从洗头房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高义来说,这样的女人简直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想凭此就拿到药品采购订单,很难!

        听完张岳的话,张秀琼转身走到窗户前取下一个黑色物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物体的瞬间,张岳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竟是一套拍摄设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哼道:“如果他老老实实和我签合同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真敢拍拍屁股不认账,我就把里面的内容发给他们单位领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,自己拍两张照片威胁一下,就已经很聪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和张秀琼相比,完全不够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假装醉酒、宾馆开房、移花接木、录像取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简直天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张岳忽然发现不对,“你真这样做,等于把高义彻底得罪死了,就不怕他事后报复?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你,包括你所在的医药公司,最后都得遭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秀琼冷冷一笑:“就算他想报复,也不敢直接动手,起码也要等事情平息了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我已经拿到所有提成,有了这笔钱,还干什么医药销售?

        随便换個城市照样过得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医药公司那边,就是他们的主管让我用美色勾引高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斗的再厉害也是狗咬狗,我正好在旁边看热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