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奇阁中文 - 玄幻奇幻 - 山海梨花风在线阅读 - 第十五章 秋风习授虎贲掌

第十五章 秋风习授虎贲掌

        寒冬凛去,料峭春来,季节更替,万物繁息,庭院里的桂花,花开花落,花落花开,已然七回,七年光阴纵逝,昔日的少年天落儿,亦长成二十出头的青年,但见他:仪表俊朗貌堂堂,剑眉星目流月光,翩雅爽俊,风逸华惊。而那姬月蝉,亦出落的亭亭玉立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七年来,因体内冰元寒毒未解,全仗着姬雁云内力为其续命,天落儿修炼之路甚慢,远落众人之后,那姬月蝉对此颇有积怨,只是隐忍不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日,众生期待的天神大会临至,这天神大会由神族与人族共同创办,每十年举行一次,先由四方城辖下诸邦国自我推荐,每个邦国限荐举一人,与其他邦国之人比武过招,胜出者代表本方城参加天神大会,与其他方城三城及诸多部落一较高低,最后力压群雄者,即可进入神族宝典秘库,去修炼更上层的神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峒霄宫,金铭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姬雁云正与众人在殿内商议,姬雁云道:“天神大会将至,时间已不足半年,白虎城诸国尽在紧锣密鼓的筹划此事,我们轩辕国亦当早作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护法囚柯道:“国主言之有理,此次盛会,倘若我轩辕国能技压群雄,拔得头筹,其余诸国就不敢小觑我等,尤甚那北狄国……”说到此处,想起了大哥灭虎和二哥哱罗叶之事,囚柯声音哽咽,言语戛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石长老问道:“沙驼,众青年弟子内功修炼的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护法沙驼道:“我观众弟子之中,内功修炼良莠不齐,不过倒有几人功力颇深,可代我轩辕国出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长老道:“如若我等点名指派,其他弟子定然不服,不如就以武会友,办一场擂台赛,让他们各展所长,挑出得胜者,代我轩辕国去白虎城应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贵族补充道:“既是擂台比武赛,自当放宽条件,我轩辕国幅员纵广,能人异士奇多,在下提议,可张出榜文告示,至下面的各郡县村落,凡是轩辕国修炼之青年才俊,不论出身尊卑贵贱,尽可报名参加,此番比武,只以内功修炼强弱为准,绝无亲疏偏袒之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法甚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深以为意,见无人反对,姬雁云便让白石长老、胡长老、贾贵族三人负责操办此事,搭建擂台,张写榜文,拟定规则……三人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急如火,心齐效高。当日榜文便行传至各郡县村落,文曰三日后在演武场举办比武擂台。此榜文一出,举国欢腾,这是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,十年苦修无人问,一朝成名天下闻。谁也不肯轻易错过,上到王公贵族,下至小贩商屠,尽皆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要在擂台上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流花阁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念君听闻商议结果,道:“夫君,擂台比武,首在公平,不扯上亲疏关系,本也无可厚非,只是如此一来,落儿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姬雁云打断慕念君,道:“夫人,我知晓你是担心如此一来,落儿便无缘此次天神大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念君点点头,心悲难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姬雁云接着道:“若是落儿未中那冰元寒毒,以他的内功修为,我相信白虎城同龄人中鲜有对手,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我这也是为落儿好,擂台之上,无亲情殊带,为求胜利,一切手段尽可用,无缘天神大会事小,倘若落儿因此而枉送性命,你教我如何安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慕念君遂不在感伤,叹道:“如此说来,落儿不去却也是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内,天落儿正双手交叉,仰躺于榻上,听闻擂台比武之事,长吁嗟叹,心道:“这些年,自己内功修炼不进反退,连蝉妹都日渐精进,自己空有虎贲神威掌,却形同一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禁想起了灭虎师父,也不知他此时身在何处?身上的五毒噬心散是否已解之?自己曾拍胸脯保证,长大后定要治好他身上的残毒,可如今……想着想着,不觉鼻尖一酸,两行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吱的一声,屋门突然打开,姬月蝉走了进来,见天落儿躺于榻上,上前拽其衣道:“众人都在勤苦修炼,为天神大会准备,你怎么还躺在榻上?你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朝里转过身,抹去眼泪,兀自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月蝉见拽其不动,不由火起,怒道:“天落儿!你当真是自甘堕落,此次擂台比武,你若连报名都不去,你我之间也就……”迟犹再三,那几个字始终不敢说出口,甩气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瞧着姬月蝉那离去的背影,眼泪再次流了下来,他知道,二人之间的情缘,已如那日薄西山,雨打芭蕉,所剩无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月蝉从小便不甘平庸,她想要的,是那种万众羡仰之荣光,要嫁的,亦是那人中龙凤之盖世英雄,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的这种所求愈发强烈,反观自己,这七年来,内功修炼毫无建树,却要靠着义父输送真气,才得以苟延残喘,不觉神悲情伤,呜呜轻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哭着哭着,天落儿忽地想起一件事,擦去眼泪,把秋风叫至自己房中,道:“秋风,这几年我身中寒毒,也无力教你修炼之法,你内功修炼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风挠挠头,尴笑道:“天哥,你也知道,自从你出事后,便无人教授于我,加上宫中人丁愈兴,我整日忙于伙房事宜,也无心顾及修炼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沉吟半晌,道:“我有一套虎贲神威掌,是当年灭虎师父传授给我的,师父传授此掌时有言,不可再传于他人。你我情如兄弟,如今我已是废人,留之无用,今天我就把它教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秋风摆手道:“不可!不可!既然当年灭虎师傅曾有言,不传他人,我还是不学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忽地话锋一转,问道:“这虎贲神威掌,是灭虎师父独家秘技,从未轻传,你可知他当年为何要传授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风摇了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道:“当年,灭虎师父于虎霸岗身中五毒噬心散,命虽保住,内功却尽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不觉心生怆感,自己此番处境,和当年的灭虎师父何其相似?不由哽咽难语,随即深吸一口气,调缓心神,接着道:“这虎贲神威掌,乃灭虎师父多年精修秘练所成,掌力刚猛雄劲,天下无二。失去内功后,灭虎师父不忍自己多年心血从此失传,便将其传给了我,今天我若不传给你,他日等我……这虎贲掌从此断传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秋风依旧不肯,天落儿又道:“三日后的擂台比武,必定高手如云,你若能学会此掌法,代我出战,纵然我不能身上擂台,亦心无所憾了。”说完最后这几句,仰天长叹,情悲神痛。

        秋风见此,知其必是想起身中冰元寒毒之事,心中不忍,便不再推辞,天落儿见状,转悲为喜,道:“这虎贲神威掌共分九掌,当年我学授了三个月,方得学成,如今只有三天时间,不过你不需多心,近年我钻研出一套速成之法,三日定可学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风闻之,甚喜,天落儿关上门窗,让秋风在一旁观看,自己则将虎贲掌一一打出……最后,又让秋风附耳过来,将虎贲掌的心法口诀告之,

        天落儿道:“这虎贲掌的招式你已看熟,心法口诀我亦悉数告之于你,你回去勤加练熟,三日后,擂台之上必将无人可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风大喜,道谢数声,回练虎贲掌而去。待秋风离开,天落儿如释重负,心道:“他日身赴九泉之下,我亦可面对灭虎师父了。”正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身中寒毒无药医,却把神掌传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之上群雄立,鹿死谁手未可期。